《乡村神医》

只听一阵鬼哭狼嚎,张凡抡着络腮转起圈来。
络腮脚上穿着大皮鞋,如同两只哑铃,在空中转圈,打得周围的人纷纷倒地。
如同秋风扫落叶,几圈抡下来,十几个人全部躺倒。
张凡将络腮摔到地上,伸手把地上的人一个个揪起来,每人赏两记耳光。
这哪是两记耳光!
简直是大铁锹拍在脸上两下!
十几个人,个个牙落嘴歪,鼻孔,头晕脑转,站立不稳,有跪的,有卧的,有迷迷糊粗互相击打的……乱成一团。
张凡叉腰站立一边,等了半天,这伙人才安静下来,哭哭啼啼,纷纷跪在张凡面前,围成半个圆圈。
“这位爷,您教训得好!”
“爷,您的功夫天下无敌呀!”
只有络腮不服气,恶狠狠地叫:“小子,有种留下姓名!来灭你全家!”
张凡面带微笑,走到络腮面前,“老子的大名需要告诉你吗?”
说着,伸手提起他,“你不是要灭我全家吗?好,我先叫你加入残疾人协会,然后随你便!”
话毕,抬脚一踢。
“咔——”
一声脆响。
络腮的膝盖骨完全碎掉!
“啊!”络腮手捂膝盖,痛苦叫起来。
“膝盖碎一个,属于七级伤残。你是不是嫌级别不高?要么,我给你来个四级伤残,然后赠送你一架轮椅!”
络腮,一下子单腿跪倒在地,“爷,爷饶命啊,我不敢了,我不敢了。”
“哈哈,就这点尿性,也敢来讹人?”张凡踢了他一脚,问:“我问你,孟家到底欠你们钱么?”
“不欠不欠,反而是孟哥在世的时候,经常接济我们。”络腮道。
“你们这些忘恩负义的小人,本该叫你们个个坐轮椅,但想到你们也有家有口,上有父母,所以我饶了你们这次。若是再敢来骚扰林女士——”
张凡说着,转过身去,双手搂住门前的大石狮子,轻轻地抱起来,往地上一顿。
“啊!”十几个人惊叫起来。
“看清楚了吧,如果你们再让我看见,我把你们都狮子底下!”张凡喝道。
“神力,神力!”
“借我们个胆,我们也不敢再来了。”
众人纷纷叫道。
“滚吧!”张凡打开大门,冲他们喊道。
众人见得了性命,一窝蜂地往外跑。
张凡突然看见地上有几颗牙齿,便喊道:“麻地,都别走,把地上的牙齿拣完再走。”
众人一个个俯,满地找牙,找完之后,纷纷拿到张凡面前:“爷,牙找到了。”
“恶心!快带走!”
众人纷纷跑出大门,而络腮单腿跳着,也跳出了大门。
“张凡,太谢谢你了。”
一直在门边观战的林巧蒙,根本没有想到张凡的身手如此了得,轻松就把众歹徒给打跑了。
一颗芳心,怦怦乱跳。
她一下子扑上来,控制不住感慨,扑到张凡怀里,紧紧抱住他的腰,泪眼蒙蒙。
张凡却是张开着两条胳膊,直直地,不敢抱住这柔软的身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