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“通!”
沈茹冰一听,颓然跌坐到椅子上,面色苍白,细汗微微从额头上沁出。
但她嘴上却是强硬,大声叫道:
“再跟我胡说,我把你轰出去!”
张凡吐吐舌头,道:“不说就不说,反正不是我有病。”
说完,打开手机,低头翻看微信,再也不抬眼看沈茹冰。
过了几分钟,沈茹冰抽开抽屉,取出一块口香糖,“啪”地一声,扔到张凡面前。
张凡拿起来一看,米国名牌口香糖,便凑在鼻子上闻了一闻,道:“作为医生嚼口香糖,不庄严。”
说罢,像弹玻璃球一样,拇指一崩,将口香糖弹过去。
不偏不倚,正打在沈茹冰不高的胸峰之上。
她触电一般把口香糖抓在手里,脸上红晕朵朵,刚要发怒,忽然又控制住情绪,尽量用温柔的声音问道:“你怎么认识我姥爷的?”
“怎么认识的?你没问问你姥爷,他半年未治好的病,最近谁给治好的?”
沈茹冰知道姥爷病了半年,最近突然康复了。
但她以为是姥爷自己治的呢,没想到,眼前这个毛头小子,竟然说是他给治的!
姥爷是什么存在,竟然也找这个张凡治病,可见这小子真的有两把刷子?
“你既然把自己吹得这么神,你讲讲我的病吧!”
“这个病因,是你性格所致。你从小受到家庭良好教育,立志长大做一番大事业。从小学到大学,你一直优秀,从来都是男生追慕、女生嫉妒的对象,你也曾多年陶醉在‘一览众山小’的巅峰感觉之中。”
“不过,当你硕士博士阶段,可能遇到了一些学习和研究工作上的难题,而你渐渐发现,你周围的精英经常比你更出色。”
“尤其是近两年,你参加工作后,发现自己所学理论在实际临用处并没有想象的大,一个本科毕业生,有五年临床经验,他的医疗水平会远远超过你。”
“因此,你心内经常不平衡,常常郁闷而不得,时间一久,气结于胸,而沉于下,导致虚气闭经症的发生。”
“这个症状,导致你气血不畅,又反过来加重了气的郁结,还有,你的周围也有一些对你的仇视目光,这使你更加,更易动气……”
“别说了别说了!”沈茹冰无力地靠在椅背上,气喘吁吁,香汗淋淋,已经快要崩溃了。
“不说了,我给你切切脉可以吗?”
沈茹冰完全无意识地伸出玉腕儿。
连她自己都感到奇怪,为什么这么驯服?
张凡双指压住关尺寸之位。
只切了一分钟,便一目了然了。
“你脉动弦张,滑跳紊乱,表明你月经不通乃是实症所致,属于淤血内停型。应立即以中药补肾水、扶脾气、疏肝功、调理气血入手,否则的话,淤血阻滞,全身七经六脉均受损伤,最后导致大血崩,小命休矣。”
沈茹冰脸上闪过一层寒意,不禁打了一个冷战,一声不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