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赵老爷子眼神邪邪,狠狠地瞟那女的几眼,一边取出银针,一边道:“再晚来一个时辰,风毒侵脑,恐怕要出危险了。”
“想起来真是后怕。谢天谢地,要是没有赵记大药房,我媳妇……”
那男的由衷地感激道。
赵老爷子叫女的平躺在诊台上,脱下上衣,露出前胸,仅留粉红镪的小文胸。
“十三针哪,一针接一针,穴位比较密集,要找准,找不准的话,效果减半。”他一边自夸地说着,一边用枯老的手指在女的胸前细腻肌肤上各处点摸,还把手指探进文胸之内来回划拉一阵,终于长叹一口气:“好了,终于找准了穴位。”
张凡不禁在心中暗骂:这个老揩油手!
下完针之后,赵老爷子洗洗手,道:“小伙子,赵氏回生十三针,一般情况下是以手劲捻针入穴,而今天情况特殊,你媳妇毒风侵脉,生命垂危,为提高针效,我万不得己,消耗自身内气,以气将针逼入脉道之中。唉,毕竟老了,发一场气,感到全身虚脱了一般。所以,这诊费,可能要高一些喽。”
“多少钱?”
“赵氏十三针,普通手捻入穴,乃是八百一针。今天我以气驱针,价格要翻倍,也就是一千六一针。但我鉴于你是农民工,挣钱不易,我给你优惠打五折,八百一针,十三针,加起来只有区区一万零四百。”
刚才赵老爷子下针时,张凡在一旁用神识眼看得很清楚,他根本没有运气下针,如果用气的话,神识眼是可以看见气场的。
这老头子,轻轻一扎,就狂要一万元,这是在砸人哪!
砸的是什么人?
是出苦力打工、一个月才挣一两千元的农民工!
亏他赵常龙也狠得下心来?
张凡不禁皱了皱眉,看看沈茹冰,她的脸上也是一层薄霜。
小伙子眼睛当时就蓝了,张口结舌,道:“这……太贵了吧?就扎几针,就,就一万零四百。”
赵老爷子脸色一沉,不高兴地道:
“就扎几针?你说得倒是轻巧,你自己扎几针我看看?”
小伙子一愣:他确实不知道往哪扎!
赵老爷子提高声音,咄咄逼人:“这不是普通针灸,这是赵氏回生十三针,听说过吗?赵氏祖传六百年的神针!这是中医尖端科学!你要学会尊重科学成果,一万元零四百还嫌多?”
沈茹冰耐不住了:“姥爷,他这个情况,适当再减免一些吧。农村上来打工的,不容易。”
赵老爷子慷慨地冲小伙子道:“好,既然有人替你说情,我就把零头抹掉,一万元吧。”
小伙子头上的汗快出来了,“可,可我,我没,没那么多钱哪!”
赵老爷子一拍大腿,后悔不迭地嚷道:“没钱你早说呀。你早说没钱,我就不给下祖传六百年的赵氏回生十三针,只下十元一针的普通针不就得了!”
“手头实在没钱了!”小伙子快哭了。
赵老爷子不为所动,铁石心肠地道:“再降价,是对医学瑰宝的侮辱,断然不可的。你实在拿不出钱,我改成普通针法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