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“我的情况,看来是第二种?”张凡心情大坏,狠狠地砸了一下桌子:妈的,看样子,还是被尤林国给耍了。
救了他儿子一命,他给张凡的回报仅仅是“介绍给侯院长”而己。
“从你说的情况分析,应该是第二种,也就是说,侯院长等着你给他送钱呢。”钱亮道。
放下电话,张凡和涵花面面相觑:满心欢喜,以为从此进了中医院工作,不料却跟骗局差不多!
两人商量来商量去,既然已经有了开头,就要把事情办下去,花钱办事吧。
张凡决定明天去找尤林国探讨一下,究竟需要给侯院长送多少钱才行。
第二天一早,张凡径直开车到尤林国家里。
尤林国见张凡来了,有些尴尬地打着招呼。
而郑芷英听说中医院没跟张凡签合同,一下子就全都明白了,狠狠地埋怨丈夫:“老尤,有你这么办事的吗?如果要小凡自己花钱进中医院,还要你在中间介绍干什么?”
尤林国则指天发誓,说自己己尽了最大努力。
张凡不想听他表白,直接问:“尤处,根据你对人才市场行情的了解,需要给侯院长多少钱才行?”
尤林国很英雄地道:“因为是我介绍的,我的面子应该占很大一部分,我给你省很多钱,你只需要象征性地给侯院长表示一下就成。”
“象征性是多少?说个数。”
“十万,应该是足够了。”尤林国很肯定地说。
十万,能进效益好的国营医院当医生,价格确实不高。听说效益好一点的国企,进个工人也要小十万呢。
张凡离开尤家,直接开车去了储蓄所。
帐上还有一些钱,张凡决定盖房子先缓一缓,先把工作搞定再说。
取了十万现钞,装在提包里。
来到中医院,他没有去二科,而是直接到八楼,敲开了侯院长的办公室。
侯院长见张凡提着提包进来,情知有戏,便非常热情地让座倒茶。
两人坐在沙发上攀谈起来。
闲扯了一会,没说什么正经事,张凡便告辞。
站起身,随手把报纸包的十万块钱放在茶几上,什么也没说,然后快步离开了。
张凡听人说,给人送钱时,千万要保持“无线电静默”,这样使收钱者确认没有被录音,人家才敢把钱留下。
回到二科,见没有别的医生,只有沈茹冰,他便从包里把配好的草药拿出来递给她,道:“一次熬了,连喝三天,子宫经血膜必然自动脱落,而且保持光滑,不影响受精做巢。”
“做你个头!”沈茹冰小声骂了一句,恰巧见二科苟主任走进来,赶紧把草药包抽屉里。
苟主任是个五十多、快六十的胖老太太,声音高,嗓门大,没什么修养,除了业务上还不错,其他方面就跟泼妇没什么两样,平时在科里说一不二,想训哪个就训哪个。
对于科里新来的小伙子张凡,苟老太太挺喜欢,本想调他来给自己做助手兼听差,不料人事处已经指定张凡跟沈茹冰见习,这让她很不舒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