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说着,一眼一眼地瞟着沈茹冰,好像她偷了男人被人家正妻捉在床上了似地。
沈茹冰嘴角一挑,道:“谈情说爱怎么了?哼,这也是一种特权,太胖的,想谈还谈不上呢!”
苟主任呵呵笑了起来:“不管怎么说,毕竟抓住了青春的尾巴,好歹捞住了一个男人,真是幸运的事,不然的话,整天被人指着脊梁骂剩女,精神都压抑快疯了。你们说,是不是呀?”
她冲两个男医生问。
“当然当然,解决大龄女子婚姻问题,绝对是积德的好事,好事。”两个男医生一脸猥亵地附和道。
“剩女比烂女强得多。”沈茹冰提高了声音,“一大把年纪了,还争着值夜班,不是枉费心机吗?小女护士有的是哪个不比老女人强。男医生即使不是人,是骡子,是马,也不会去上肥猪!”
张凡舌头差点吐出来,暗惊道:沈茹冰是书堆里长大的女博士,没想到哇,骂起人来,竟然毫不逊色呀。
苟主任是那种家里口粮不够吃、经常要在外面打野食的主儿,前些年跟院里好多男医生都劈腿,只是这两年实在太胖太老了,原先勉为其难的男医生们渐渐地都望而却步了。
不过,作为科主任,手下人都怕她,当然是谁也不敢议论了。而沈茹冰竟然直接把话捅开了。
苟主任被揭了脸上的疤,跳了起来叫道:“小三十的人了,勾搭一个二十岁的小白脸男生,顾逼不顾脸了你!”
这一句,可是秽水横流,沈茹冰登时气得脸通红,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张凡一听“小白脸”,顿时不高兴了:这他妈不是骂我吗?
“苟,”张凡故意停顿一下以便突出谐音效果,道,“主任,你看我是小白脸吗?”
沈茹冰一见张凡被卷了进去,担心他得罪了主任,影响签劳动合同,便故意骂张凡:“滚!这里没你的事!我和你有一毛钱关系?”
张凡当然明白沈茹冰的好意,虽然被骂了,心中却是一阵感激。
和大部分医院的医生办公室一样,二科的门也是敞开的。
两人的吵架,早已经惊动了全病房:医护人员,清洁工,病人和病人家属,围在门前,里三层外三层,水泄不通。
病房里本是一个特无聊、特需要刺激的地方,这一场骂战,无疑给整个病房打了一针兴奋剂,走廊里到处洋溢着一种节日般的喜庆气氛。
病人家属奔走相告,人越聚越多,好多人举着手机狂拍,一片手臂的森林。
这么多人,绝对不能认怂!
沈茹冰缓了几秒钟,歇息了一下,重新杀回过去:
“你家里缺多少口粮?难道不能花点钱叫鸭,非要值夜班里找男的来省钱?夜里给病人家属撅了,第二天就给人家减免住院费!倒贴呀你!”
苟主任被彻底激怒了,指着沈茹冰大骂:“撅着怎么了?你恐怕还不会撅呢!皇帝的新衣,你不知道多少人背后说你没长那玩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