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“怎么试?”
围观的人睁大了眼睛,都想看看这超新奇的一幕。
“这样,”张凡二指,分别按在自己的气穴和水道两个穴位上,“请主任同时点击自己的气穴和水道。”
苟主任作为老中医,对于全身穴位,那是了如指掌,因此,学着张凡的样子,两指,在两个穴位上准确地点了一下。
“什么感觉?”张凡问。
“没,没什么感觉呀?”
张凡啧了一声,“肯定是力度不够。”
“力度不够?”
“对,你跟我学,这样——”
张凡双指,用力往自己二穴上一点。
此时,众人在门口伸长脖子,静候奇迹出现,都想看看到底点完穴会怎样?
而苟主任背对着门口,照猫画虎,也是用力一叉点!
还是没反应!
“主任,”张凡鼓励道,“再大力一点点!”
“嗨!”苟主任咬住下唇,高高地扬起手,猛力地往腹部点了下去!
这一点,用力过猛,手指扭痛,不禁尖叫起来:“哎呦,我的手断了!”
左手捂右手,弯腰疼得直皱眉。
可是,身体却仍然没有任何反应。
苟主任怀疑地看着张凡,又四下看了看周围的人,心想:张凡这小子是不是成心让我出丑呀?
我这么大一个科主任,用手指连连点自己肚皮,已经被围观病人家属给拍下来了,要是传到网上,我不成了网红?
“张凡,我上你当了!”苟主任指着张凡道,“你跟石女沆瀣一气,成心戏耍领导!你个见习生,想不想转正了?”
张凡可怜巴巴地道:“主任,我正是因为渴望转正,才给您治病呀!”
苟主任还要再骂,突然之间,感到一胀。
一阵钻心的疼痛从谷道传来。
不禁眼睛瞪圆,身体呆立不动。
全场静寂之中,只听得“吱——嘣,呯呯呯……”
一串连珠声响,清脆悠长,节奏强烈,频率高亢。
有如汽笛长鸣,又恰似鹤唳九天,气势相当恢宏!
古语说得好:响屁不臭,臭屁不响,连环屁又臭又响!
瞬间,一股极臭极腥的恶气,自她奔涌而出,突破裤子的束缚,瞬间散开!
围观之人轰然后退,有如爆炸中心一样,四散而去!
苟主任身后的门口,是重灾区!
苟主任背对门口,屁气本来是以门口为主要突破方向,雪上加霜的是,门口围观者层层相拥挤,臭气来袭之时,众多躲闪不及,纷纷后退之际,形成踩踏之势。
有数人向后仰倒在地,整个人群完全被屁气所笼罩!
“我操——”
苟主任羞极怒极,国骂脱口而出!
但“你妈”还没吐出口,屁意再次来袭!
不行,不行,这次一定要忍住。
苟主任暗暗告诫自己。她坚忍异常,用力,紧缩扩约肌,极力忍住,不想二次发声出丑。
张凡见状她呆状,严肃地说:“放下,放下即圆满,放出,放出即痊愈!恶气久郁于经脉,今天一次性氨气排放超标无妨,正是将此病根除的良机,别控制,放松,张嘴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