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“你胡说?”男医生心虚地怒道。
“我已经闻到了你身上散发出来的尿臊味,你还敢不承认?”
“你才前列腺,你才糖尿病呢!”男医生被揭了老底,恼羞成怒,一拳向张凡打来。
张凡敏捷闪开,随即伸手抓住对方手腕。
一拧,反将对方胳膊拧到背后,弯着腰哇哇直叫。
拧他胳膊并不是目的。
张凡在拧他手的同时,手指在他后腰轻轻一点。
这个动作相当隐蔽,除了男医生本人感到疼痛一下之外,其它人根本看不见。
点完之后,张凡把手向前一送,男医生踉跄几步,差点摔倒。
刚刚勉强站稳,忽然觉得一松,湿粘之物迸发而出!
“啊?臭?”
有人喊了起来。
男医生见状不妙,弯着腰,手捂后屁股,猫一样钻出门口,沿走访向洗手间飞窜而去!
张凡望着他的背影,冷笑道:“一肚子猪粪,也想打人?”
说完,刚要回到自己座位上,另一名男医生走过来,指着张凡骂道:“你不就是会一点点穴手法吗?能把主任点出屁,能把主治医师点出屎,有能耐,你点点我!”
这名男医生与前面那个男医生关系密切,见伙伴被辱,怒不可遏。正赶上他早饭没吃,肚子饿得咕咕响,又是不久前刚去过洗手间,屎尿全无,情知既点不出屁也点不出屎,因此大敢挑战,想煞煞张凡威风。
张凡皱皱眉:这二科奇葩辈出呀!刚点去洗手间一个,又跳出来个二货!
“二货,我凭什么点你呀?不小心点死了,惹麻烦。”张凡淡淡地回答。
“哈哈,不敢了吧!你那两手三脚猫点穴功夫,也敢在中医院显摆?要知道,学中医的,大多深藏不露,谁没两手内家功夫?我敬告你,要想在二科混,老老实实夹起尾巴做狗,别跑这里来砸场子!”
这个男医生越说越激动,气势相当压人。
张凡收拾了主任和前一个男医生,本来想安静一会,不料这人当面骂张凡是狗,看来,不应付一下场面,以后无法在中医院混了。
张凡上下打量男医生一遍,轻蔑地笑道:“一个有断袖之好的人,我不想跟他纠缠,弄不好爱上我,可解脱不清了。”
“断袖之好?”观众中有人疑问道。
“断袖都不知道?太没文化了。断袖就是龙阳。”
“龙阳是什么?”
“龙阳就是男风。”
“男风是什么?”
“唉,你智力有限,含蓄地给你解释,你听不懂,我只好直说吧,男风就是男的和男的好。”
“我去,怪不得他值夜班时,跟男患者一聊就聊半夜。”
“妈呀!他有事没事就跟我搭讪,是不是对我有意思呀?”
这个男医生绝没有料到,张凡竟然一眼就看出他有特殊好。
在众人的议论之中,他顿时脸红脖子粗,手足无措,低着头,快步溜走了。
苟主任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,担心被院领导查岗发现,便挥挥手:“有什么好看的?医护人员各就各位,患者回病房,陪护的家属别在走廊晃荡,都散了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