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二人匆匆来到急救室时,苟主任和一干医护人员都已经早就到了,正在把病人往诊台上放。
张凡凑到跟前一看,差点叫出声来:这不是孟老吗!
只见孟老脸色蜡黄,双眼紧闭,嘴角渗出些许白沫,处于深度昏迷之中。
不久前在拍卖会贵宾室里,围绕着由鹏举的那幅赝品而发生的故事,至今历历在目。当时看孟老身体还不错,怎么突然就不省人事了?
“院长来了,快让开!”
有人喊道。
张凡回身一看,只见侯院长带着几个人,急匆匆地走进来。
侯院长看了一眼诊床上的孟老,转身对苟主任道:“孟老是孟市长的父亲,我们院要全力抢救孟老的生命。”
苟主任应了一声,便回头向送孟老前来的秘书询问情况。
秘书介绍说,孟老刚才正在参加一个宋代瓷器的拍卖会,和一个年轻神秘买主同时看中了那件瓷器,双方经过三十多次竞价,仍然未决出胜负。就在孟老准备再次举牌时,突然倒了下去。
“为何不送西医医院?”
苟主任显然顾虑重重,她怕孟老死在中医院她会担责任。
孟老的秘书解释道:“首先,拍卖会现场离这里只有不到二百米;二来,孟老此前一直在中医院看病,病历都在这里,所以就直接送这里来了。”
侯院长不高兴地斜了苟主任一眼,对秘书道:“我们中医院是全市最权威的医院,奔我们来,是孟老和孟市长对我们的信任,你转告孟市长,我们中医院会全力保障孟老的生命无忧。”
这话明里是对秘书说的,暗地里却是批评苟主任。
苟主任不再多嘴,忙下令把各种仪器都上了,鼓捣了一会,得出了初步诊断结果:急性哮喘导致脑梗。
哮喘,在中医院来说,也算是主打专业。
不过急性脑梗,就有些勉为其难了。
苟主任摘下听诊器,面露难色,道:“侯院长,我建议转院市中心医院。脑梗不是我们的特长,这孟老又是重要病人,万一……”
“没有万一!”侯院长严肃地说,“孟市长己经打来电话,说孟老一生喜爱中医,信任中医,早就有交待,万一哪天他需要抢救,只去中医院!”
苟主任脸色一变,嗫嚅道:“院长,这……”
侯院长道:“我已经考虑到二科的医疗设备条件有限,因此,另请了赵常龙赵老神医前来指导二科的抢救工作。”
“又是赵常龙?”有人小声惊呼。
赵常龙大名,在西医系统并不著名,而在江清市中医系统却是如雷贯耳,神一般的存在。
恰在此时,走廊里有人喊道:“让开让开,赵老神医到了。”
人们分开两边,让出一条道。
只见赵老爷子身穿白大褂,昂首进来。
张凡站在后边,赵老爷子根本没有注意到他。
侯院长迎了上去,握住赵常龙的双手,热情地道:“赵老身体好吧?”
赵老爷子得意地笑着,“年岁大了,不如从前了。不过,偶感不适,我自开一方,自保无虞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