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其实,苟主任即使不请他出治疗方案,赵老爷子也要抢先搞出治疗方案的:我赵常龙在此,还需要别人吗?
“以我赵家祖传六百年沉下来的医路,以及老朽六十年的行医生涯积累的区区一点经验来看,此病虽然严重,但若服用‘赵氏凉血调息丸’镇住阴血燥热,然后采用我赵氏祖传六百年的赵氏回生十三针,病人自然会转危为安。”
赵老爷子说得朗朗上口,张凡听得差点笑出声来。
我去,不说赵氏回生十三针还好,一提起这十三针,在张凡眼里可谓是臭名昭著了:
在镇卫生院,生生地把一个卜姑娘给扎死了!
在赵记大药房,差点把一个民工小媳妇给扎死了!
在张凡的心里,早把它定为“要命十三针”了。
不过,赵老爷子嘴里所说的“赵氏凉血调息丸”,是个什么鸟?
张凡拭目以待。
“那……”苟主任把眼光投向孟老秘书,道:“您作为病人家属代表,对赵老提出的治疗方案有没有异议?”
苟主任之所以这样问,是再次强调,方案是赵常龙出的,与她姓苟的没关系。
那秘书掏出手机,拨了一个号码,很牛逼地看了众人一眼,然后声音降了几个音阶,谦卑道:“是我,是我……现在孟老昏迷不醒……侯院长特地请来了著名中医赵老先生,赵老先生给出一个治疗方案,您看……好好,听您的。”
秘书放下手机,对侯院长道:“人在中医院,治疗方案当然听侯院长定夺。”
侯院长感谢地道:“谢谢。”
然后,转身对赵常龙道:“老师,开始吧。”
张凡偷偷观察,发现苟主任的脸上现出一丝不屑的笑容。
赵常龙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,拧开瓶盖,从里面倒出一颗黑色的小丸子。
小丸子黑乎乎,外表有一种脏兮兮的观感。
赵老爷子把小丸子托在手心,亮给众人看,道:“这就是‘赵氏凉血调息丸’。别看它只有花生米大小,却是用七十二种珍稀药材配制而成!”
“这位要问了,哪七十二种药材?我跟大家讲,其中包括八年以上虎龄的公母壁虎的尾巴尖、花甲之人十年不洗脚攒下的脚丫子泥,还有……算了算了,时间紧迫,我就不一一介绍这些精髓了。”
“总之,这药丸里都是世间难以淘澄的精品中药材。我赵氏六百年祖传,代代年年,用此丸救活了无数病人。”
“只不过,近年来人们都开始讲究卫生,十年不洗脚的找不到了。因此,此药丸己成孤品,剩下最后一颗。上个月,有n省中医代表团来我赵记大药房参观取经学习,代表团团长要出十万块钱购买这颗药丸,我没舍得卖。今天,我忍痛割爱,给病人服下。”
有人不禁感慨道:“真是高风亮节!”
“不给自己留一颗!”
“医德高低,就体现在这上面!”
“宁可断了自己的后路,也要救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