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“唉,你这个,怎么这么笨!药气已经从药丸中化出,药丸难道还有用?当护士的,虽然是听喝的,但也要走脑子!不走脑子,怎么能适应这么重要的医疗岗位?”赵老爷子高声训斥,然后转身对侯院长说,“我说侯院长,中医院要加强一线医务人员的素质教育呀!不适合的该清理的清理嘛!”
赵常龙因为揭了他的底,心中极为怨恨,此时借机出气,想把的饭碗给踹扁!
侯院长听罢狠狠地瞪了一眼,目光特地在她胸前的号码上停留了几秒钟。
知道惹下了大祸,脸色苍白,美丽的脸上开始沁出汗珠:完蛋了!
她家里借了好多钱,妈妈把准备补交养老险的五万块钱也拿出来打人情,她才进了中医院工作。
要是因此而被开除,一家人可怎么活呀!
一串泪珠,从她的脸颊上滚落。
张凡看着她,觉得很可怜,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:不久前,张凡毕业后从拘留所出来,前来中医院报到,被人家拒之门外时,就是这样落泪的。
当时,觉得天都快塌下来了。
忽然,张凡发现站在身边的苟主任用手捅了她的后背一下。
平静下来。
苟主任是个好人?
或者,她收了好多钱?
无论怎样,在这个时刻能安慰一下无助的,也是算是长了点人心的!
当时,张凡被踢出中医院大门时,心里即绝望又无助,多么希望有个人安慰一下呀!
想到这里,不禁对苟主任产生了一些好感。
赵老爷子往胸上扫了一眼,哼了一声:“挨一点批评就不服气,就哭,这心理素质太差了,不胜任医疗一线工作!”
说着,他拿起银针,在孟老头上手上脚上和胸前,连续下了十三针。
“好了,”赵老爷子长长地松了一口气,揩揩手,转身冲苟主任道:“苟主任,赵氏祖传六百年的回生十三针下去之后,病人已然脱离危险,剩下的一般性护理工作,你们二科要抓紧做好。”
苟主任气得眉毛一抖,差点骂出声来:姓赵的,你胡乱给病人捅了十来针,就说治好了,剩下的工作让我来做!
病人治好了,是你的功劳。
病人治死了,是我的责任!
好事都让你占了,专属我倒霉?
若在平时,苟主任会忍了这口气,乖乖地给赵老爷子揩,可今天的情况不同了:病人是市长的老爹,要是出了问题,市长追究下来,侯院长根本支撑不住,苟主任即将成为替罪羊!
对于苟主任来说,此时很棘手:接手吧,会倒霉,不接手的话,将来孟老出了问题,侯院长会推说是苟主任失职。
真是进退两难。
不过,苟主任还有最后一张底牌,那就是她心目中的神医张凡。
她回过头,道:“张凡,你过来。”
赵常龙一眼看见张凡,不觉痛心一愣,有些慌乱:张凡?他怎么在这儿?
唯一能把他比下去的厉害角色,竟然在这里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