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“张医生,请留步!”侯院长喊了一声。
张凡假装没听见,拉开门便往外走。
侯院长如哈巴狗一样扑过来,扯住张凡,哀求道:“张医生,不要意气用事,救人要紧!”
张凡回头微笑道:“意气用事的是你。我本是个小村医,现在也只是个见习,而且进过两次监狱,你作为院长,这样低三下四求我,岂不有份?”
“我错了,张医生,我知道错了,请你好歹救孟老一命。”侯院长情急之中,抱住了张凡的腰,很像饿疯的乞丐抱住路人乞讨。
“别袭击我!”张凡轻轻把侯院长的手掰开,往外一推!
张凡之力如山重,侯院长树桩一样,仰面倒地!
“哎呦!”尾椎骨首先着地,骨头轻轻地一响,顿时尾椎骨骨裂!
巨痛袭来,侯院长尖声嘶叫。
“烂人!”张凡哼一声,转身便走。
侯院长忍住剧痛,从地上爬起来,四脚着地膝行爬到张凡脚下,抱住脚脖子,哀求:“张神医,张神医,救人一命,恩德如天呀!”
“你是要我救孟老命,还是救你的命?孟老一死,你也完玩是吧?”张凡呵呵笑道,“别拖着我腿,太不雅观。”
侯院长并不松手。
张凡往侯院长头上一蹬。
硬硬的鞋底蹬在侯院长的脑门上,停留在那里。
侯院长不敢躲闪,大概是怕躲闪时,张神医蹬空了闪了腰,会生气离开的。
贱人贱到底吧!
他挺直脖子,用力顶住鞋底。
这样一来,嘴巴就贴到了鞋底之上。
“泥马别舔我鞋底,弄脏了鞋底你赔我鞋?”
张凡笑道,脚上一用力,当头把他蹬翻。
这一蹬,用力不小,侯院长鼻子出血,两行血红顺下巴倾泄下去,乍一看,像吐出血舌的恶鬼。
张凡转身又走。
苟主任跑过来,拽住张凡:“张医生,救人要紧哪!”
张凡不为所动,仍然往外走。
沈茹冰也适时地走过来,挡在张凡面前,微笑道:“张神医,把人救了再走?”
“侯院长自己救吧,我懒得管闲事。”
沈茹冰拖住张凡的手,含情一眼,柔声加娇羞:“小凡——”
这一声,这神态,媚而甜,让任何一个男子都无法拒绝。张凡一脸无奈,只好说:“沈博士发话了,我就试试看吧!”
“真给面子!”沈茹冰娇嗔一笑,挽着张凡,回到急救室。
在此之前,张凡早就用神识瞳对孟老进行了头部。孟老的头部血管里面并没有血栓堵塞,仅仅是颅内内压增高,压迫血管,造成暂时的流血不畅,因而被误判为脑血栓。
严重的是,被赵老爷子的要命十三针一扎,经脉完全错乱,阴阳倒置,才导致生命垂危。
张凡从容站到诊台前,取出针袋,在孟老身上七经上各下一针。
七针分别疏通七经之脉气,缓解内压,调节阴阳,孟老体内气血顿时恢复流畅。
过了片刻,孟老胸口一起伏,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慢慢睁开了眼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