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“我向来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猜度国人……”一句著名的课文在耳边回响。
唉,都怪自己太信任别人了,早晨送钱的时候,没有留个录音什么的。
十万块呀,家里准备盖房的钱,就这样轻易地没了。
张凡嘴角了几下,站在那里,十几秒没有说话,一脸的愤怒渐渐化为可怕的冷笑,轻轻说道:“侯院长,你这样说话,说明你还不了解我。”
侯院长还之以微笑甚至嘲笑:“我从来不屑于去了解一个小村医。”
“你会后悔的。”张凡一抱拳,大步离去。
深秋的大街上,落叶飘飘,阵阵凉风,从车窗吹进,袭在张凡挂泪的脸上。
他加大油门,漫无目的地在街上疾跑,甚至不知不觉中闯了两个红灯。
进城里医院当个医生,体面地做个城里人,这个梦想,再一次破灭!
不但破灭,还白白地损失了十万元钱。
本来,这些钱可以成为家里小楼的装修材料,现在,无声无息地流入了侯院长的腰包里。
吃亏的,为什么总是小人物?!
现在,怎么办?
回家去,怎么跟涵花交待?真是难于启齿。
最不好办的是父母:这几天,妈妈喜上眉梢,逢人便说,儿子进市中医院当大夫了!妈妈感到脸上无比荣光。
突然之间,张凡又回村里了,妈妈怎么接受这残酷的现实?
她的精神上会不会受到打击?
“滴铃铃”一阵铃声,手机响了。
一看,是周韵竹打来的。
“小凡哪,”周韵竹的声音里加着十分的甜蜜,“今晚下班以后,有空没?我请你吃饭!”
“韵竹,我现在……”张凡正处于悲情之中,感情难以回转过来,不想去会见周韵竹。
“小凡,不想见阿姨了?是不是遇到什么不高兴的事了?来吧,到阿姨这里,阿姨好好侍候侍候你,有什么烦恼的话,都会烟消云散了。”
这番话,柔情加妩媚,充满诱惑,即使铁人也融化了。
张凡不自觉地身体一热,联想起周韵竹在床上那百般旖旎和绝代风华,不由得酥了:不得不承认,周韵竹的滋味让男人不吃则己,一吃就永远放不下了。
“那我现在就去吧。”
“别介,你第一天上班,不要提前早退呀,还是等到下班再来我这里吧。”
“不用等到下班了,我已经离开中医院了!”张凡有几分伤感地道。
“怎么回事?”周韵竹吃惊不小。
“见面再说吧。”
张凡开车直奔林业小区。
周韵竹刚刚从外地谈业务回家,饭还没吃呢,见张凡来了,便赶紧下了一锅虾仁面,两人边吃边聊。
听完张凡的叙述,周韵竹粉面生嗔,拿起手机便给尤林国打电话:“尤处,有你这么办事的吗?”
“怎么回事?”
周韵竹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。
尤处没想到事情会闹到这个结局,支支吾吾地道:“我哪天找侯院长谈谈,让张凡重新上班就是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