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林巧蒙有些遗憾地说:“唉,我好不容易约了我表哥作陪,过几天,我表哥出差了,连个像样的作陪的都没有了。”
“噢,你表哥是——”
“他是市林业局的一个处长,我本来想借机介绍你们认识一下,让他帮你买点便宜地板。”
“便宜地板?”
张凡一直为此事纠结,一听能有路子买便宜地板,便精神一振。
“他主管林管处,手里有点权,跟一些木材加工厂的老板和经销商关系不错,看能不能帮你买点低价地板。”
张凡记得上次去林巧蒙家时,两人谈及了实木地板的事,没想到,她真是个有心的女子,一直把此事放在心上。
“既然如此,那我们今晚就见面吧,我和涵花去市里。”张凡爽快地道。
“好好,晚六点整,在樱花大餐厅。”
涵花听说要去见林巧蒙,不知出于什么心理,把自己最好的衣服穿上了,平时节俭的她,一反往常,特地去镇里烫了好看的大卷儿,去美容店化了淡妆,弄得香气袭人,艳色无比,把张凡惊得直吐舌头:“我媳妇赛过天仙哪!”
“哼,我可不想让别人把我比下去。”
晚六点,涵花挽着张凡走进樱花大餐厅贵宾间时,林巧蒙和另外几个人已经等在那里了。
林巧蒙热情地抓着涵花的手,连连赞叹:“弟妹太美了,怎么越看越像林志玲呢!”
两个美女一见如故,很快就亲昵地坐到了一起聊了起来。
过了二十几分钟,贵宾间的门开了,门外走进一个中年男人。
林巧蒙把杯子一放,大声道:“表哥,你太晚了!”
中年男人满脸笑容,把提包挂在衣架上,朝座位走过来,一边走一边解开西服的扣子,道:“全市森林防火电话会议,我哪敢提前溜走?对不起了,让客人久等了。”
他说着,朝张凡伸过手来:“欢迎,欢……”
第二个“迎”字还没说出口,脸上立即凝固了。
张凡晃了晃头,以为自己看错了:眼前这中年男人竟然是致使卜姑娘受伤、后来被卜董事长罚跪的那个可怜虫林处!
“是你?张神医!”林处激动得脸都变形了。
“是林处呀!”张凡紧紧地握住他的手。
那次在江阳医院,卜董事长卜兴田不但讹了林处九十万赔偿,还罚他跪在卜姑娘病房外。张凡实在不忍心这么大个男人受如此大辱,便打了卜董事长的秘书长,强行救出林处。
“谢谢你,多亏你妙手神医,把我们处里的小卜起死回生,否则的话,二十多岁的姑娘……后果真是不堪设想。”
林处的话很巧妙,有意回避了他自己作为事故责任人的那一部分。
张凡心里明白:在座的这些人,未必就清楚那场事故的真相,因此必须替林处保密。
“人命关天,我怎么能不出手相救?不过,没林处说的那么神吧,呵呵。”
“你们俩原来认识?”林巧蒙惊讶地站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