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作为市长家的千金,家里长辈对她看管呵护极严,她从未交过男朋友,那千金娇躯更是没有男性触碰过,此时在没有一点心理准备之下,竟然被比自己大一届的男生给摸了交接的地方!
那地方可是女生最羞的地方……之一呀!
万分羞怯,令她脸上一片火烧火燎,小手轻拍草地,悔恨不己:完了,完了,这下子全露出来了,丑死羞死,不如找个老鼠洞钻进去算了!
“不紧张,不要紧张!我轻轻地,不会很疼的。”
张凡找准了扭伤的位置,轻轻下手,慢慢按揉关元、阳关等几个穴位。
以右手小妙手为主,以左手为辅,他温柔手劲,十指灵动,在穴位上如按琴键般点按。
尤其是小妙手,五指上带着灵动之气,所到之处,轻如鸿毛拂过,柔如丝绸滑过,放射出令对方心悸的一种美妙酥麻电流。
这小妙手曾使年近四十、有过生育纪录的周韵竹颤栗失魂,何况未经风雨的处子孟津妍呢。
“嗯,欧……”孟津妍嘴里发出轻轻的哼叫之声。
她只觉得之间一丝丝电流滑上滑下,麻酥酥非常新奇的感觉,奇妙之处在于这电流滑过之处,刚才腰肌上的剧痛顿时消失,身体也不由得瘫软地松弛下来,舒适地闭上眼睛。
渐渐地,之间的电流向全身扩散,带着热量,仿佛全身沐浴在春天的光线之下,温暖而令人充满了快乐暇想。
她眼睛半睁半闭,摇了摇头,努力使自己清醒一些。
但就在这时,张凡完成了扭伤之处周遭的局部按摩,以重手法向扭伤之处一点!
这一点,对于按摩来说,属于画龙点晴之笔,扭伤处因此气脉贯通,疼痛骤减。
孟津妍只觉得腰间被强大电流一击,愉悦之感通遍全身,不由得身体一直,“啊——”叫了一声!
“怎么?弄疼你了?”张凡停下手惊问。
“嗯,嗯,嗯……”她点点头,又摇摇头,嘴里发出似吟似唱的声音,表情一片迷离,魂飞天外。
然而,仅仅“吟唱”了几秒,孟津妍猛然意识到不对劲:妈呀,羞死了,我的声音怎么像毛片?!
想到这里,马上紧咬牙关,忍住身体上一阵阵的兴奋和舒适,不发一声。
张凡虽然也听见这声音在频率上有点跑偏,但此时他集中精力在穴位之上,并没有太多感触。
《玄道医谱》上要求,医者在点按之际,须全神贯注,手法连续流畅,方能使各经脉同时疏通。他也无暇多想,指法依旧快如风、柔如丝。
一系列穴法依次完成,张凡最后以神识小妙手食指重重地点在长强穴上,结束了按摩治疗。
“你耍流珉!”
孟津妍感到自己尾椎骨偏左的地方,被他重重一点,腰上疼痛之处顿时彻底消除。
看来,治疗是完成了。
既然腰不疼了,治疗结束了,那就可以做个姿态了。想到这里,她不禁一个翻身,而对张凡骂了一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