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孟津妍果然是练家子,一提到学艺,便兴奋不己,巴不得马上把张凡的“车凡拳”学到手。
“咱们交换吧。我教你车丹拳,你教我七星掌,互免学费好吗?”
“太好了,一言为定!”孟津妍大喊一声。
“口说无凭,击掌为誓!”
“啪!”两人双掌互击!
“谁反悔谁是乌龟王七加一!”孟津妍说着,亲昵地在张凡肩上拧了一下。
“呵呵,什么叫王七加一?”一个声音传来。
二人忙回头。
只见孟老背着手,笑呵呵地从树后面走过来。
孟津妍忙把手从张凡肩上拿下来,害羞地扭过头,“爷爷!干嘛偷偷摸摸!”
张凡走上前,与孟老握手:“孟老,身体好了吧?”
“好了好了,多亏你,不然的话,我这老命就玩完了。”
孟老一边回答,一边看向孙女,不解地问:“刚才,我远远地见张凡在给你按摩,在治什么病呀?”
“呀呀,爷爷,你偷看人家。”孟津妍抡起小拳头,擂打着爷爷。
“是这样,”张凡解释道,“刚才津妍给我示范一个七星掌的动作,不小心把腰扭了,我给她按按。”
“噢噢,按摩一下呀,那有什么不可?我宝贝孙女不要这样害羞嘛。哈哈哈……”孟老开心地笑了起来。
“爷爷,你取笑人家,我再不跟你好了!”
孟津妍说着,捂着脸低头跑掉了。
孟老拉张凡在长椅上坐下,一脸喜爱地看着张凡:“张神医,我老头子两次遇到你,你给了我两次惊喜。一次在拍卖会,一次在医院。我真想知道,这次,你还有什么惊喜带给我?哈哈哈!”
张凡陪笑道:“孟老见笑了。都是小把戏,万不得己,用一下而已,算不上什么的。”
这时,一个大个子男人匆匆走过来,手里端着一杯水,捏着一枚药片,递给孟老:“孟老,您得按时服药。”
孟老点点头,接过药片,就着清水服了下去,然后对张凡道:“这位是杜大夫,津妍她爸怕我再出事,昨天为我特聘的名医。”
张凡站起来,礼貌地伸出手:“杜大夫,你好。我叫张凡。”
名医打量张凡一眼,心里在已经猜出张凡并非名门出身,便很瞧不起地皱了皱眉,并没有伸手去握张凡的手,反而在鼻子里哼了一下。
张凡很尴尬地把手缩了回来,半带讥讽笑道:“名医,名医,果然有名医范儿。”
杜大夫翻了一下白眼,鼻孔朝天地问:“你做什么工作的?”
“在郊区农村当村医。”
“村医?”杜名医惊动不小,看着孟老一眼,“村医怎么可以给孟老治病?”
孟老笑道:“是这样,我请张医生给我看看气喘的病。”
“孟老,您当真?”名医声音里透着极大的怀疑,“哮喘是医学界一大难界,我专攻哮喘几十年,虽然取得了一些辉煌成果,但还是不能根治哮喘。”
杜名医正了正眼镜,又道:“我听孟市长介绍,为您的哮喘,去首都找过专家,还去过岛国医院,都没有效的治疗方法。我承认,民间医生有时候会有些偏门术法,但再怎么说,也不是正规的,人命关天的大事,怎么能所托非人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