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“理顺了?”孟老惊喜地问。
“对。”张凡飞手上下,瞬间将七针拔出,笑道,“孟老,你站起来,下地走几步,没事走几步!深呼吸!”
孟老站起来,慢慢走了几步,忽觉神清气爽。
一直以来,因哮喘而闷在胸口的那团“气”,不知不觉不见了,呼吸“顺”得很。
“哎,真的感觉好了!”孟老惊讶不知所措,反复做几下深呼吸来确认痊愈。
“不过,孟老也不要高兴太早,还要服两个疗程的中药补补肺气才能彻底痊愈,否则一到冬季,就会复发的。”张凡道。
“我一定按方服药。”
张凡信手开了一个小方子给孟老。
孟老看了几遍,折起来刚要揣起来,名医却伸手道:“孟老,我检查一下这个方子,适不适合您的身体,别被它给害了。”
说着,取过方子,看了又看。
张凡冷冷一笑,讥讽道:“别看到眼睛里扒不出来!”
名医确是记忆力高强,很快就把十几种配方牢记在心,把方子还给孟老,一脸不屑地道:“就这水平的方子,度娘里满地都有,还用得着村医开?”
张凡轻笑一下不说话。
孟老则是非常高兴,想和张凡深谈。
可是,这个名医站在身边,总是搅局的,不如把他打发走。
孟老转身对名医道:“杜大夫,你很忙,你先回去吧,有事我再打电话给你。”
话虽客气,却微微地有一种逐客的味道。
名医感觉自己被这个后来的小子给抢了生意,十分不忿,但孟老是他的雇主,让他走他必须走。
“孟老,我那边今天还有九个诊约没去呢,既然这样,我就先走了。不过,孟老,我提醒您,野路子中医害人不浅,你要警惕呀。”
说完,便告辞走了。
望着杜名医的背景,孟老对张凡解释:“这位名医,是我儿子请来的,人已经来了,我并不好拒绝。刚才说话时,他有些不礼貌,你看在我的面子上,别介意。”
“呵呵,孟老,我从不跟不相干的人叫真儿。”
“好,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孟老亲热地拉着张凡,进到他的书房。
这里简直就是一个小博物馆。
孟老拿出他的众多字画古董,与张凡一起欣赏。
张店打开神识瞳,细细地一一看了一遍,发现里面有四成左右是赝品,不禁暗暗发笑,同时,也替孟老可惜。
但他打定主意,不把秘密说出来,否则的话,孟老上火,可能一口气上不来就蹬腿去了西天呢。
二人交谈大半天,一下子成了忘年交,孟老越来越喜欢这个有礼貌、有神奇的小伙子。
两人聊了三个小时。
看看时间不早了,涵花还在孟夫人家里等他,张凡便告辞要走。
孟老挥毫泼墨,给张凡写了一幅中楷书法相赠。
张凡知道,孟老并不是什么有名的书法家,他的字没什么价值,不过,哪天裱一裱挂在医务室,如果来了装逼的患者,就可以用市长家老爷子的书法来镇镇对方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