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张凡说完,转身向自己的汽车走去。
孟老看着张凡英俊的背影,含笑点点头,自言自语地道:“津妍,不错,这小伙子相当不错。”
“爷爷,你可从来没有这样夸过我呀!”孟津妍站在爷爷身边,呶起小嘴,不满地说。
“我夸他,难道你不高兴吗?”孟老戏谑地盯着孙女,含笑问。
“爷爷,你真坏!竟然拿孙女开玩笑。”
孟津妍假装生气,转身便走。
“津妍,你不送送张神医?”
孟津妍一听,回过身,假装不情愿地道:“送什么送!”
嘴里这样说,脚下却是加快了步伐,一溜烟地向张凡那边跑去。
张凡打开车门,孟津妍也跟着坐了进来。
“干啥?”
“我爷爷要我请你吃饭。”
张凡要回孟夫人家里接涵花,没想到这个丫头又粘了上来。
“没时间了,我得回村。”
“不行,我爷爷吩咐了,必须请你吃饭,否则太失礼了。”
“你快下车吧!”
“除非你把我打下车。”孟津妍稳稳地把安全带挂上,一副打不走骂不走的架势。
唉,秀才遇见兵!没辙。
张凡无奈地摇摇头,只好把车开动。
一边开一边想:吃饭,正好,我借吃饭的机会,跟她探讨一下七星掌的修炼问题。
两人来到一家饭店,孟津妍叫了一个单间,点了菜。
边吃边聊,张凡问道:“七星掌这个门派,早就在江湖上失传了,你到底是从哪学的?”
孟津妍一副湖的口气:“我这个人,从小不爱学习,文化课渣得一塌糊涂。三年级时,我妈领我去庙里算命,遇见个如云道长,他说我有灵气,可以学武。我爸妈一商量,与其让我整天贪玩胡混交上坏人为朋友,不如跟道长学点武艺,也好让我收收心。就这样,我每周一次去见老道长,一直学下来。”
“能不能把如云老道长介绍给我?”
“算了吧。我跟你说过,我师父不想让别人知道他。再说,他去年离开庙里,去外地云游了,我联系过几次,根本联系不上,估计是在哪个深山庙宇里闭关了吧。”
唉!真是的,没缘份。张凡有些遗憾。
“你先跟我学吧,反正你也是刚入门,我还可以教你。等你学精了,再找我师父提高提高不迟。”孟津妍道。
“那,你现在就教我入门功法吧。”
“好。”孟津妍显然是个好为人师的,滔滔不绝起来:“七星掌第一乘功法其实很简单,筑基而己。每日入睡之前,面北或坐或卧,深调呼吸,暗含‘遮、呒、呢、喃、吧、菩、咄’七字,以意念引气,自膻中而下,经会……”
说到这里,她脸色一红,双腿下意识一紧,颇有尿意,忙打住话头,不往下说了。
想想也是,会,怎么可以从一个姑娘嘴里说出来!
“经过哪儿?”张凡着实没听清,现出一脸蒙逼地问道。
“就是经过下面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