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这个服务员是刚参加工作的,顶多十八岁,还没在客人那里过水,一听这话,不觉脸热,悄悄打量孟津妍的脸,然后又贼一般往下瞟了一眼孟津妍的肚子,暗中诧异道:这么年轻,就被搞怀孕了!看那肚子扁平,也不是“鼓鼓的”呀。看来,也就是怀孕一两月,是刚刚有妊娠反应吧!
孟津妍见服务员看她肚子,猛然一惊,心中醒悟过来:不好,“你可要负责”这句话一语双关,很有岐义!
刚才失言了!
呀呀,呔!她粉拳紧握,差点擂自己一拳。
怪了怪了,今天,我这是怎么了?
心神不宁,神魂颠倒!
老是说错话出丑,一会说“会阴”,一会说“为肚子负责”,一个姑娘家,在男子面前说这些,身价不是掉到太平洋海沟去了?!
想到这里,她内心再也挺不住了,不理会张凡,快步抢先下楼去了。
张凡本来没听出“你可要负责”的画外音,但见孟津妍突然狼狈逃跑,颇觉奇怪,站在那儿愣了一会儿,又见女服务员红着脸低头从面前走过,这才醒过味儿来!
哎!
无意间说了句粗口算什么?即使是有意说的,也属于幽默一族,何至于如此慌张失措?
看来,这孟津妍……是不是想多了?
如果她真的往那方面想,麻烦就大了:一个周韵竹把他爱得死死地,再来一个孟津妍……早晚被涵花知道,闹出夫妻矛盾来!
我是不是不该跟这些女子继续交往呀?
不行,我得跟孟津妍保持距离,千万别把她误导了。
张凡追出饭店,孟津妍早己打的跑掉了。
他无奈地笑了一声,开车去林巧蒙家里,接了涵花,回到张家埠。
两人睡下之后,张凡在黑暗中按照孟津妍所教之法,暗念七字诀,调息修炼,一直炼了七个炼程,顿时感到体内气息汹涌,周身经脉通畅,小妙手手心隐隐发热。
张凡此前并未修炼过,身体脉络没有气感。
初尝修炼妙处,心中暗喜,竟然一下子喜欢上了,接着又修炼了三个炼程才睡觉。
第二天,姥姥家里妈妈的外甥娶媳妇,涵花和妈妈一起去八十里外的姥姥吃喜酒,要在那儿住两天,涵花怕自己不在家张凡不做饭,临走前蒸了一锅大米饭,还煎了鱼,煮了咸鸭蛋,嘱咐他一定要按时吃饭。
妈妈看见儿媳妇对儿子这么好,心里乐开了花儿,脸上的皱纹都张开了,用手指点着张凡道:“小子,涵花对你多好!你可要记在心里,要是你对涵花不好,我可不饶你!”
妈妈这话,虽然出于无心,但张凡听起来,心中一阵小鼓,好像自己与周韵竹的事已经败露了一样,忙掩饰地道:“瞧妈说的,呵呵。”
妈妈和涵花走后,张凡愣怔地想了半天,担心哪一天真的出事。
正出神呢,忽然工程队的老韩叔来电话。
“小凡大侄,你快来工地看看。”老韩叔声音惊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