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张凡,白得了十几万块钱的地板;
林处,没花一分钱就偿还了张凡的人情;
孙老板,从林处那儿要一项工程卖一大批地板……
张凡渐渐感到自己窥见了一个神奇的领域:权力这东西真奇妙,如果玩得好,皆大欢喜。
怪不得古人说: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!
权力、金钱和美女,是男人孜孜以求的三样东西。
“呵呵,”张凡不由得轻笑起来,“我还差两样!”
工程队的工人都是本村村民,他们在老韩叔的指挥下,把地板一箱箱抬进楼里。
眼看着张凡白白地得了这么大好处,大家心里羡慕得要死,一边抬一边议论:
“我去!小凡太厉害!”
“肿么没人来给我进贡送礼呢?”
“你算个屁!人家张凡会治病,一定是给哪个大人物治好了病,人家白送的地板。”
张凡听了,心中微微有些得意,但马上冷静下来,大声道:“别瞎猜呀!这地板我是交了先期预付款的,只不过跟老板熟,可以分期付款而己。”
张凡的解释苍白无力,大家根本不信:
“卧槽!太低调呀!”
“张凡,你是怕我们叫你请客吧?”
“请客必须的!”
众人纷纷扬扬,吵个不停。
张凡说:“中午叫镇里饭店送肉行吧?”
“还有啤酒,来几箱啤酒!”有人喊。
“好的好的,你们先干活吧,我去镇里订餐。”
张凡先去村里食杂店搬来几箱啤酒,又开车到镇上,找了一家大饭店,订了一百只,还有八大盆炒菜。
中午,饭店派车把午餐送来。
张凡刚要和大家一起吃饭,忽然有个小男孩跑过来,叫道:“小凡哥,有人找你。”
“在哪?”
小男孩指指医务室:“他在医务室那儿站着呢。”
“你认识那人么?”
“不认识。那人长得挺黑挺棒,像个外国人!”小男孩拍拍,“我偷偷看见,他腰里露出一把刀,贼亮贼亮的。”
噢!
打架的?
慕名前来看病的?
张凡把手里的递给小男孩,站起身,“你们吃吧,我回去看看。”
老韩叔担心地道:“不是来找打架的吧?要么,我们一起过去。”
“对,到我们张家埠打架,找死吧?”有人高喊。
一伙村民纷纷站起来,有几个人就去拎锹拎镐,也有操砖头的。
这些小青年血气正盛,张凡担心闹出人命,忙阻拦着:“我看没事,你们趁热吃,我先去医务室看看,如果是打架的,你们再去不迟。如果是看病的,我们这一大群人去了,不把患者吓跑了?”
老韩叔笑笑,道:“都坐下吃饭,小凡,有事你打个电话,我们大家立马赶到。”
张凡一边往医务室走,一边嘀咕:泥马看病的带刀干啥?如果是打架的,你没听过我张凡的大名?
走近医务室,没有看见人。
张凡快步走近前,四下里查看一下,房山头,柴垛后,能藏人的地儿都看了一遍,没人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