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张凡接过香烟,随手扔到废纸篓里,“我怕烟里有麻醉。”
说着,掏出自己的香烟,点着吸了起来。
大口大口,几口就吸完了,扔掉烟头,笑问:“烟吸完了,傻逼,你能怎么样?”
“卧槽!我手下杀的人比你见过的都多,在我面前,除了跪就是死。你竟敢骂我,我只好让你死得更惨一些。”
“怎么叫更惨一些?”
男子脸露凶色,匕首在空中一扔,转了一个花儿,重新接在手中,道:“本来雇主只买你一只招子,现在,我要外搭给雇主一只脚!”
言毕,暴然跳起,身形一长,手中匕首如白光一道,向张凡面部直刺过来。
张凡对武术知之甚少,哪里知道对方使出来的是什么套路?!
只知道兵来将挡,水来土淹,一只神识小妙手解决一切。
抬起小妙手,迎刃而上。
男子这一刀,名叫“雪莲叶落”,乃是天山派最毒招式,三米之内,取人五官于一瞬。
不料张凡却不躲闪,用手来接刀。
男子匕首直进,准备切断张凡的手之后,再袭眼睛。
瞬间,手掌与匕首在空中相碰!
“当!”
半截刀刃飞向空中。
张凡小妙手顺势抓住男子握匕首的手,往回一带。
男子收势不住,轰然一声,巨大的身躯摔到墙角里。
爬了几下,翻身坐起来,额头上的血迅速淌下来,迷糊了一只眼睛,另一只眼晴却格外喷火,牙齿咬得咯呼响:“小子有货呀!”
说着一蹬,身体腾空而起,双手如钩,直抓张凡面门,大喊:“黑龙探珠!”
“探泥马拉戈壁!”
张凡骂着,仰身向后,避开来锋,随手一挥小妙手……
“刷!”
小妙手正砍在男子的十指上。
男子只觉得手上一麻,触电般地缩回双手,同时身体落地。
双手伸在眼前一看,差点哭了:
十根指头,缺了百分之五十五——五根齐根断掉,还有一根断了一半!
钻心的剧痛!
男子大叫一声,颓然坐地。
张凡在他后心上猛踢一脚,将男子踢得俯卧于地,再踩上一只脚,讥笑道:“黑龙探珠?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,名不副实呀!你是哪门哪派的?整这些个花架子,也配当雇佣杀手?雇主是谁?”
男子被踩在后心,如一座山那里,胸口沉闷,几乎要吐血,嘴里却很职业地不屈服,道:“哼,我干这行就是刀口血。今天马失前蹄,被你得手,要杀要剐,随你便,废话少说!”
“嘿嘿,别嘴硬,不说出雇主名字,真的杀你!”
说着,脚下加了一分力。
男子后背如山一般地压了下去,胸口一热,口中。
“说!”
“只求速死!死后找你索命!”男子眼里阴鸷,沉声道。
张凡身体打一个冷战:好硬的一块骨头!要是生在战争年代,肯定成英雄了。
看来,即使弄死弄残他,他也不会吐露真情。
忽然想起“三军夺其气,匹夫夺其志”的说法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