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随身翻译以为张凡是在骂别人,左右瞅了瞅,见没人反应,然后才醒悟过来:张凡是冲着自己在骂。
这么多的医生,已经被了一个小时,没一个人敢放个屁,连院长、副市长都被他给撸了一顿,也都没敢吱声,难道这个年轻的小实习生敢骂我?
随身翻译有些不相信这是真的。
“你骂谁呢?你难道敢骂我?”
随身翻译内心虚弱,但仍然要端住架子,装做很凶的样子质问张凡。
“卧槽!又不是从电脑上删除垃圾文件,难道挨骂还需要确认吗?”张凡冷笑道,“如果你不能确认,我就再拷贝一遍原文件给你,听清了:你他妈给我闭嘴!”
随身翻译脸色一变,蔫了。
仗势欺人的小人都是一个样,遇到硬手,直接跪倒。
张凡的强硬态度和眼里的凶光,让他畏惧了。
不敢再说话,脸色蜡黄,小心地往后站了一步,可是心里却还在暗暗思忖:我特么先忍你一会儿。等一会你失手了,我再叫你难看!
所有的人都为这痛快的一幕在内心叫好!
这个小翻译仗着给外商打工,张狂到了极点。这里的医生护士全是体制内的人,怕惹事丢了职位,全都敢怒不敢言。
张凡的痛骂,令大家出了一口恶气。
张凡重新抓起娜塔的玉腕,闭目切了几分钟,然后慢慢睁开眼睛,道:“此人有救!”
听说有救,周韵竹松了一口气,道:“你细讲讲治疗方案。”
“先进行相关穴位的点压和按摩,使患者呼吸系统肌肉松弛,人就会醒过来。然后开两服中药,便可根治。”张凡信心十足地说。
“既然如此,神医就给美女开始按摩吧。”一直没说话的沈茹冰酸气十足地微笑道。
周韵竹吃惊地看了沈茹冰一眼。
而沈茹冰的眼光也瞟到了周韵竹脸上。
两个美女的目光对到了一起。
没错,双方都发现了对方眼里的妒意。
周韵竹脸上微微一变色,问张凡:“按摩哪里?”
“要按摩的穴位遍及全身多处经脉要点。”
张凡的说法非常专业而隐晦,意思是说连之下部位也要按摩。
“张医生的意思是,”周韵竹眼里的酸意已然十分充沛了,“我们大家都要回避吧?”
“正是如此。尤其是与治疗不相关的男性。”
张凡说着,鄙夷地看了随身翻译一眼。
随身翻译给娜塔担任翻译这半个月,已然迷上了这位金发碧眼的富家美女,可是,娜塔却对这个肥胖的随身翻译一点感觉也没有,他屁颠屁颠地身前身后服侍了半个月,人家娜塔连手都没让他牵过一下。
可是,眼前这个小实习生,却要给娜塔进行全身按摩!
随身翻译能不醋意冲天吗!
“不行!”随身翻译叫了起来,“你懂人全吗?你未经娜塔本人同意,就要对尊贵的外国人进行按摩,这是侵犯人全!娜塔会告你猥亵罪,让你坐大牢吃枪子儿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