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从那以后,他的性玉逐渐增加,到了最近,已经变成了强烈的病态。
他去过好几个大医院看医生,医生都说,这病乃是不明超级细菌在作怪,目前的医学并无有效治疗手段。
正在绝望等死之际,眼前的张凡却是一语说中他的病因,这让他又惊又喜,心中燃起了希望。
“我说得不对么?”张凡含笑一把抓过随身翻译手中的提包,“刷”地一下,拉开拉链。
里面赫然露出一只男用飞行杯!
一只男用硅胶女体!
还有两盒套子!
“啊!男用器具!”
周围的人不禁发出一片轻叹,几个年轻捂住脸,躲到人群后。
“龟孙子,我说得对吧!”张凡喝道。
随身翻译已经是羞得无地自容了,低下头,躲避众人看猴似的眼光,小声地道:“是,是的,肿胀无法尿尿,需要五次以上。”
“你是个土埋半截的人了。如此下去,一个月后必死无疑!”
随身翻译连羞带怕,已经是手抖腿,声音也是变得可怜巴巴:“那,你能治吗?”
张凡招手道:“你过来。”
随身翻译乖乖走到面前。
张凡抓起他的手腕,号了号脉,又翻开他的眼睑看了一下,然后伸开双手,搭在他的肩上,轻轻往下一压。
随身翻译感到双肩受到了千斤的压力,好像扛着两个大杠铃,肩骨架被压得吱吱作响。
别说是随身翻译这样酒色淘空的身子,就是来一个举重选手,恐怕也支撑不了两秒。
受压不住,随身翻译自然地弯下,“通”地一声,膝盖骨着地,直挺挺跪了下来。
张凡将他脑袋摁在自己之间固定好,用手在他百会穴上摸了摸,笑道:“此刻,你下面硬如牙签是吗?我先帮你解决一下。”
说着,在他头顶点了三个穴位。
随身翻译身体一麻,一股电流从头顶直窜下去。
电流在下面左冲右突,所到之处,都是一片舒服和轻松。
刚才还肿胀难忍的,如消退,海绵体充血消失,牙签秒变!
“好受点了吗?”张凡笑问。
“确实好受了。”随身翻译长长舒了一口气,保持跪姿端正,感激地道,“你的医术太高明了。神医,你能帮我彻底治疗吗?”
张凡不置可否,却问:“会拿大顶吗?”
“不,不会。”
“刚才点了你穴位,使得充满海绵体的血气疏散开,眼下最紧要的是使这些血气回到头部,否则的话,血气回流到肾俞丹田,有可能气崩而死。你既然不会拿大顶,就撅跪着,使头部低于身体,让血气流到头部。”
“那……”随身翻译四下看了看:这么多人,怎么好意思撅跪着。
张凡会意一笑,对苟主任说:“给他安排个空房间先跪着,等我救活娜塔再说。”
苟主任对这个随身翻译恨之入骨,直摇其头,不耐烦地道:“二科住院患者多,哪有地儿给一条狗腾位子?要跪就在这儿——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