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张凡此话一出,若是换了我大华国的女子,遇到这种情况,此刻定然做出无限羞怯之状来表白自己是多么的纯洁无瑕。
而r国民风与我国截然不同。
娜塔接下来的举动简直令张凡目瞪口呆、只剩下鼓掌叫绝的份儿了!
她没再说话,叭叭几下,扣子,双臂一翻,脱去上衣,细腻白光一片闪到张凡眼里。
随即腰部略略向上一拱,弯屈,褪下了裤子,有如金蝉脱壳般利索。
这一连串动作过后,她身上只剩下三角裤和文胸,白沙沙如绵羊躺在面前。
张凡正在诧异,娜塔双手向后一够,“嘣”地一下,将文胸解掉,扔在床头,伸展身子,丰腴雪白的身子上,只遮了一个三角。
“需要这个吗?”她用细长的手指揪起三角裤的边缘问道。
说着,两只手指嵌到了三角里,随时有往下褪掉的可能性,给人一种千钧一发的悬念感!
“行,行了,不要继续脱了,有用的穴位已经完出来了。”
张凡惊慌地摆手阻止,同时心跳加速。
娜塔停下手,放平身子。
西方妇女特有的前胸结构,令张凡大开眼界,上下扫动几眼,不禁暗暗感叹:不同种的人类,荷尔蒙分泌不同,从而造就了不同的生理结构呀!
“哎呦!”
正呆看着,冷不丁,脚背上被踩了一下。
侧身看去,沈茹冰俏脸绯红,一脸的酸气已然无法控制了,冲张凡怒道:“快干活,别想多了。”
张凡脚上被跺得生疼,不禁倒吸一口气,道:“想多了?我想什么了?”
“你不是在想,白人女子这胸好高好大吧!”沈茹冰无比鄙夷地看着张凡。
张凡把眼光在沈茹冰胸前一扫,哼了一声,讥讽地还骂道:“我又没说你是飞机场,干吗这么嫉妒白人女子?”
两人的对话,娜塔完全听得懂。她听到二人是在讨论她的胸型,而且张凡话里话外颇有赞赏之意,不禁得意地双手抚胸,对自己的峰顶海拔高度显出万分的自信,眼光斜视着沈茹冰。
沈茹冰气得直翻白眼,却说不出话来。
“好了好了。”张凡也不想让沈茹冰太自卑,便劝道:“海拔高度问题,不要过分计较,世间万物都在变化之中,谁能保证沈博士婚后受到雨露滋润不会异峰突起?”
“你才异峰突起呢!”沈茹冰狠狠地搡了张凡一把。
张凡忍住笑,对娜塔道:“娜塔女士,放下手,全身放松。”
然后,张凡活动活动手指,按舒肺易筋之法,连连点中娜塔数十个相关穴位,将全身脉络的联络当时打通,体内真气顿时顺畅自如。
“啊!啊……”
娜塔不禁舒服地连声叫着。
沈茹冰鼻孔里轻轻地哼了一声,不屑地看着白美人。
张凡取出七支毫针,在娜塔胸肺之位,下了一个医圣七星针肺经针法。
每下一针,娜塔就轻哼一声。
“疼吗?”张凡一边往里捻针,一边关切地问,同时不忘戏谑地扫沈茹冰一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