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不过,尽管看不见,但这水声已经可以使他确信:地下,确实有一道泉水。
地下有泉水,这可是好事。
院子里的那口压水井,用了几十年了,井管锈蚀,早就该更换了,最闹心的是水压不够,只要天旱几天,就压不上来水,没办法,只好去别人家里挑水。
如果在自家地下室能挖出泉水,接根管子引水上来,那有多美!
张凡掏出手机,给老韩叔打电话。
老韩叔接到张凡电话,一会儿功夫就跑来了。
他把耳朵贴在地上听了一会儿,点点头,道:“小凡,这肯定是地下泉水!”
“接根管子上来,行吧?”
“行肯定是行。但是,听水声,好像水量很小,恐怕你白浪费了管子和工钱。”
“有水就行,管他多少。水多就多吃,水少就少吃,有比没有好,毕竟是在自己家屋子里,用起来相当方便。”
“也对。”
“老韩叔,那你给联系一下工人,趁地板安装完工之前,把水管子接上来。”
老韩叔马上打电话联系管子工。
吃完早饭,几个管子工带着工具设备赶来,很快就在地下室钻出了一个孔,果然,在地面以下一米左右,出现了凉凉的泉水。
不过,正像老韩叔预料的那样,水量太小,而且没有压力,不会自动上行。要取水的话,只能安装压水井。
管子工七手八脚,很快就把一个压水井安好了,把水龙头接到了一楼厨房里。
水压水量很少,只要压出来一脸盆水,就压不上来了,必须得等一两个小时才能重新压。
装修的村民看到这情景,嘲笑道:“张凡,你是有钱没地方花了?”
“哈哈,跟小孩撒尿似的!”
“现在是雨季,勉强有点水;等到旱季,滴水不出!”
张凡微笑不语,只是不断地往上压水。
他已经很满意了:虽然水量小,但一家人吃水用水解决一部分,不够的部分,可以用院里的压水井补充。
而且,还有另一层意思,在自家地下挖出了水井,从村里农民的观点看,属于大吉大利、要发家的预兆。
刚压上来的水是混浊的,只有倒掉。到了晚上再压时,出来的水基本就清澈了。
张凡尝了一口。
我去!
口感特好!
微甜微滑腻,清冽爽人!
有点像那个成天做广告“有点甜”的山泉矿泉水的味道,不过,比那个更甜一些。
张凡用水桶装了半桶,提回到医务室,准备用它煮锅大米粥尝尝什么味道。
把米下锅之后,还剩了一些,便把水浇在医务室窗台上的几盆天竺葵上。
这几盆天竺葵是涵花前两天从集市上买来的,叶子有点发黄,蔫巴巴的,涵花每天把淘米水给它们浇上,也没有起色,正准备弄点化肥给它们上呢。
浇完了花,张凡走出门,转到医务室后园子,拔了两棵大葱,准备大葱醮酱当晚饭的菜。
拿着葱回到医务室时,不禁一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