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“听说那水弄到身上,皮肤马上变黑?”
“……”张凡和涵花吃惊,简直无语。
“我说小凡涵花,你们两个别大意呀。我看,那水管子还是拆了吧。”
四婶子一说,马上就有人跟着说:
“这么毒的水,肯定散毒气,你那楼还能住人吗?”
“唉,也真是不走运!花几十万盖个楼,没成想出了这么大事!”
“家里出毒水,也不吉利呀!”
“太可惜了,那么漂亮的楼,成了凶宅。”
“不如把楼扒掉,找村长换个地基重盖。”
“对!遇到这种情况,村民们都能理解,换个好一点的地基,大家也不会有意见!”
我去!
张凡刚才有点惊讶,现在快要气破肚皮了:
这话说得这么难听!
毒水!不吉利!凶宅!
靠!说这话的人貌似关心,心里说不定多解恨呢!
不过,乡里乡亲的,张凡不想跟大家红脸,便忍住心中的不快,皮笑肉不笑地道:“呵呵,没那么严重吧!”
说完,便领着涵花离开了。
路上,涵花劝慰张凡:“小凡,别生气,让他们瞎说去吧,我们住我们的小楼,美美地,气死他们!”
张凡想不生气,可是“毒水,不吉利,凶宅”这些刺人的字眼,让他心里非常不舒服。
“要么,把水管子拆了,用水泥把泉眼灌死吧?”张凡有些犹豫地说。
涵花大眼睛一瞪,“听猫叫就不养孩子了!不拆!”
“可那水龙头放在那里,毕竟有毒。”
“我不信!地下矿泉水,有什么毒?谁下的毒?难道是土地佬下的毒?”
两人一路说着,回到医务室。
门口站着一个人,是爸爸。原来,他已经听到了村民的议论,忙跑来找儿子商量。
爸爸满脸忧虑,一见面就说:“小凡,我全听说了。水管子还是拆掉吧。”
“不拆。水不能吃,可以当生活用水嘛,浇个菜地,洗个拖布,不是很好吗?”张凡刚才被涵花一路上劝说,已经坚定了不拆的决心。
“要是家里有这么个毒水水龙头的话,以后谁还敢到咱们家做客?恐怕到咱们家连茶水都不敢喝一口了!”
“他们爱喝不喝,我就是不拆!”张凡道。
爸爸心中一格登,不满地看了涵花一眼。
张凡以前是相当听话的,只要是爸爸说的,他都是无条件服从。没想到,结婚这么几天,就敢违拗爸爸了!
莫不是儿媳妇给教坏了?
唉,儿子说不动,儿媳妇不能说,爸爸只好给妈妈打电话:
“老婆子,你赖在人家不走了?快给我回来,家里出事了……咱家新楼地下挖出了毒水,全村都传开了,越说越难听……你的宝贝儿子,我让他把水管子拆了,他鬼迷心窍,就是不拆……你快回来跟你儿子说一说吧,这儿子结婚这么两天就变了,不服我管了!”
爸爸说完,气哼哼地走了。
涵花站在那里,一动不动,泪珠吧吧地顺着脸颊流了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