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“小凡哪,有一个月没来县城了,阿姨都想你了。”
李秀娴柔声说着,伸手拉着张凡坐下,然后给他倒茶水,用白生生的手端着递过来。
张凡一边呷着茶水,一边套路地问:“阿姨最近好吧?”
“阿姨不好。”李秀娴表情有淡淡的忧伤。
“阿姨有钱有闲,有什么不好?”张凡明知故问。
“等一会菜上来了,阿姨慢慢和你说。”
服务员把菜早就准备好了,秀娴阿姨一按铃,过了几分钟,几个服务员把六样精美的菜肴送了上来。
秀娴阿姨一边给张凡夹菜,一边道:“小凡,你不知道,外人看我们这样的家庭,有花不完的钱,说不定多幸福呢。其实,唉……苦着呢。”
“阿姨有什么苦?”
李秀娴给张凡剥了一只小龙虾放在他面前的盘子里,道:“家丑不外扬,按理我是不宜跟外人吐槽的。可你是我们全家的救命恩人,没有你,我们一家三口这会儿都不在世上了,有什么话不能跟你说的。”
“阿姨有话,别憋在心里。”
“你钱叔和我本来都是县里交通局的机关干部,十几年前辞职下海,挣下了这一摊子家业,那时我们创业期间,夫妻一心。可是最近几年,钱多了,你钱叔像改肠了一样,换了一个人似的,在外面偷偷养了几个女人,整个儿地就把我打入冷宫。”
“噢,有这事?”张凡假装不知道。
“我一直在担心,哪天小三小五抱着孩子来要身份,那时,我是跟他离呢,还是不离?我和你钱叔挣下这笔家业,那是血汗换来的,你说,我能甘心送给别的女人?”
“噢,是挺严重。”
“可是我明白,如果他在外面真的有了私生子女,离婚分家分财产是迟早的事!”
李秀娴说到这里,双手捂面,轻轻抽泣起来。
张凡无语,看着她越哭越厉害,香肩耸动,泪水顺着腮帮流入雪白的颈项之上,只好把纸巾递过去,安慰道:“秀娴阿姨,你别伤心,钱叔是个好人,不至于走到那一步!”
“夫妻俩的事,你怎么知道?他早己对我厌倦了。不怕你笑话,他已经有一年多不碰我身子,只在外面跟那几个小姑娘混!”李秀娴说着,把手从脸上放下来,梨花带雨。
就着窗外射进来的阳光,李秀娴脸上白嫩肌肤清晰可见。
细高个,长腿笔直,体态尽显风流,年轻时绝对是秒杀一切男人的美人儿。
不过,毕竟年近四十了,除了肌肤略显暗淡,眼角那几道细细的皱纹,也是隐约可见,勾画出了岁月的沧桑。
“阿姨别胡乱想,其实我钱叔是个好人。”
张凡苍白无力地劝慰道。
“唉,他是好人,但也是男人,”她哀怨地道,“是男人哪有不喜欢美色的?要是我能再退回去十年,肯定能留住老钱的心。”
她说着,眼光迷离起来,上下打量张凡,一双眼睛灼热而期待,声音变得几分娇羞几分激动,似乎是憋了很久的话,终于吐出来:“小凡,你是神医,能不能帮阿姨一把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