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张凡回到家里,把那枚翡翠戒指给涵花戴上,又把李秀娴给15万诊费的事情告诉涵花。
涵花高兴了一阵子,想了想,问张凡牡丹花的事怎么办?
张凡给剩下的那棵牡丹花拍了张照片给周韵竹发去。
周韵竹从未见过如此鲜艳的牡丹,很快就回短信说可以帮他找销路。
晚上,涵花睡着之后,张凡开始修炼七星掌大筑基。
几个小周天炼程下来,觉得一阵热流从丹田扩散开来,再炼三个小周天,全身的经脉之内都有玄气流在窜动,手指、脚趾不由自主地发出微微抖动。
张凡一惊:为何有这么大的反应?
莫非炼功走火入魔?
急忙收起功法,坐起来,给孟津妍发了条信息:“炼程之中,突觉周身热流涌动,不知何故?”
孟津妍是一个夜猫子,此时虽然时过午夜,却还在玩微信,突然收到张凡信息,马上回信道:“你好流敝!炼成第一乘筑基只用了几天时间!”
“我?第一乘炼成了?”
“正是。你体内发生的热流现象,表明你进入第二乘筑基阶段。从今以后,你可以炼第二乘逆行小周天了。不过,你何以炼得这么快?莫非有美女相助?”
张凡不明白,忙问:“美女相助?除了我老婆,我哪有女人?”
“应该是你老婆吧,否则的话,一个普通人不可能这么快就炼到了第二乘!你老婆应该是个纯阴玄体,在你们行房之时,阳出阴进之际,你采得了她的贞阴之气。”
“玄阴玄体”、:“贞阴之气”,这两个词相当生疏,张凡乃是首次听到,颇有些意外和不可思议。
不过,他宁可相信孟津妍的话。
他当然希望涵花乃是非同一般的女子。
挂了电话,张凡用手机微光照着涵花,见她一脸可爱睡相,不禁升起一阵爱意,低下头在她红唇上吻了一下。
涵花被吻醒,睁眼见丈夫就在面前,忙从被里伸出雪白玉臂,勾住他脖子,缠了上来,嘴里却是埋怨地嗔道:“真烦人!人家困成这样,还要来缠人家。”
张凡轻压上身,在昏暗中看着涵花亮闪闪的眼睛,问道:“涵花姐,我问你件事,你小的时候,有没有感觉到自己跟别的女孩不同?”
“没有呀?你怎么想起问这个?”
“随便问问,我感觉你的出身很有来历!”
“别瞎扯了,大半夜的!要我的话快要,要完了快睡觉,明天早起要安排新楼打橱柜的事呢。”
张凡摇了摇头,困惑不解。
第二天中午,张凡正在工地上看工人们装修,忽然接到周韵竹的电话,她告诉张凡,关于牡丹花的事,她昨天把照片发给了副市长,副市长上午跟市政府机关后勤处发了指示,要求从今以后,市里招待外宾或者上级领导,现场的盆花由张凡来提供。
周韵竹还发来了具体的收购价位:
牡丹,一千一盆;
绣球,四百一盆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