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今天的娜塔,跟那天在中医院诊台上的娜塔判若两人,一件宝蓝深开领蝙蝠衫,露出胸前近一半雪色风光,一条暗紫色曳地长裙,露出两只尖红高跟鞋,肩挎白色lv,在一身暗色着装之外,起到了画龙点晴的作用,不禁使人精神为之一振:贵族气概尽显无遗,同时也充满着一种吸引男人去征服的暗示。
张凡心中一动,在他眼里,娜塔完全是有别的其他女人的另一种美色,完全异国情调的吸引力扑面而来。
“娜塔小姐,是你呀!怎么,你一个人来的?那位翻译官——”
“他已经被我辞退了,我现在对华国语言掌握得如火如茶,用不到翻译了。”娜塔颇为自豪地道。
“噢,”张凡强忍住不笑,“严肃”地奉承道,“既然已经如火如茶了,那确实是不需要翻译了。”
“不过,张神医,你陪我选两件首饰好吗?”
张凡待要推脱,娜塔不见外,已经伸手挽住张凡胳膊,把一身幽香袭过来。
“好,好的。”张凡只好说到。
两人在大厅里转了起来。
娜塔买了一条钻石项链,又买了一条二十万的男士玛瑙手链。
张凡以为她是给男友买的,不料,她却把手链塞到张凡手里,大眼睛忽闪着,有几分动情地说:“谢谢你的救命之恩,没有你,这世界上就不会有我。”
张凡暗笑:没有你爸,这世界上才没有你。我张凡和你妈妈有一毛钱关系?
不过,他还是忍住笑,推脱了几次,眼见得推脱不开,只好勉强收下了手链。
娜塔笑道:“我请你吃午饭!你是我见到过的最有风度的华国男士,我们好好聊聊。”
张凡没得推脱了,只好跟娜塔一起离开。
两人来到一家法式餐厅,找了个幽静的地方坐下。
说实在的,张凡对于西餐并不感冒,尤其对于刀叉的拿法、餐巾的叠放等一系列装逼程序特别鄙视,认那些都是吃饱了撑的慌的人想出的东西。
不过,娜塔坚持要吃西餐,张凡也只好将就一下了:反正嘴长在自己脑袋上,不愿意吃就不吃或少吃。
张凡点了一份芝士火腿酥炸扒,便把菜单推给娜塔。在他看来,扒毕竟接近中餐,而其它的各种酸酸甜甜、带血丝的东西,简直令人难以忍受。
“张神医为何不点牛排?这里的牛排相当嫩!”娜塔意味深长地道,“男人,吃牛排更显男士风采的。”
“呵呵,我们华国中医不讲究在餐饮上壮阳。”
娜塔微微一笑,点了一份奶酪胡萝卜、一份玉米浓汤,听说张凡不喜喝酒,便要了一瓶七度的北美冰葡萄酒。
“感谢你的救命之恩,干一杯!”
娜塔举起杯,跟张凡撞了一下。
两人刚要仰头喝进,一个生硬的声音传来:“娜塔,你好有兴致呀!”
张凡抬头一看,娜塔背后走过来一个男人。
此人灰色的头发,高鼻梁深眼眶,个子约有一米九十,穿一套牛仔休闲装,双手插在裤兜里,慢悠悠地走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