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杜曼气死人不偿命地道:“你父亲只有你这么一个女儿,将来他死了,公司难道不是你的?我作为你老公,难道不该分百分之五十!”
娜塔脸色苍白,双手发抖,柳腰左右晃动。
她内心极为后悔:当初怎么看上了这么一个没底线的凯子!
“你真下贱!”娜塔不知如何说话,半天才憋出了这么一句。
“呵呵,我娶了你,我就是你们家庭的一员,你家的财产就跟我有解不开的关系。至于下贱不下贱,我并不在意。”杜曼脸皮厚厚地微笑着。
“结婚一个月,你就欠下了100万赌资还有毒资,你痛哭流涕向我保证痛改前非,再不赌了,我心一软,把债帮你还上了。可是,你是怎么做的?你接二连三不断地地欠下债务,我接二连三地替你补窟窿!现在,你竟然狮子大开口!”娜塔气得上气不接下气,手捂耸胸。
杜曼嘿嘿一笑,“你不答应我的条件,就休想跟我离婚。我会永远跟你纠缠下去,并且把你身边的任何小白脸打走!”
说着,狠狠地斜了张凡一眼,喝道:“gay!我警告你,她是我的老婆,赶快从她身边滚开!”
张凡慢慢站起来,活动了一下手指,道:“我很不喜欢别人在我面前高声喊叫!”
说完,端起桌上的酒杯,往杜曼脸上一泼。
“!”张凡轻轻放下空杯子,说了一声。
“嘿嘿,gay!难道你看不出来,在这里,我是外国人!就是你们说的高人一等的洋人!你们最喜欢捧洋人的,难道,你竟然敢打洋老爷?”杜曼眼里满是嘲笑和惊讶。
“打的就是洋人!”张凡喝道,“赶紧给我滚开,惹你爷生气了,动起手来,怕你吃不消!”
“好大口气!我见过的华国人无不对我笑脸相迎,你们华国的姑娘跟我滚床单,都是倒贴钱!你们华国人就是贱!”杜曼一边说,一边伸出中指不断地勾动着,向张凡挑衅。
在外人看来,张凡和杜曼不是一个重量级的。
杜曼长得人高马大,浑身都是鼓鼓的肌肉,单是胳膊来看,就比张凡的胳膊粗了近一倍,要是动起手来,张凡直接被秒杀。
餐厅里的食客兴奋起来,都要亲眼看看洋人如何痛扁国人。
张凡微微一笑:“杜曼,我本不想打你。”
“打呀,你来打我呀!”杜曼拍着自己的胸肌,拍得山响,“你们华国人长得像秧子似的,纯属低等动物,我只要动动手指,就可以叫你趴下!”
“既然你侮辱了我国人,那就只有死了。”
张凡推开椅子,上前一步,当胸一拳,如风地打了过去。
这一拳,张凡只用了两成力气。
他担心一拳把杜曼打死了,会引起涉外事件。
杜曼没有躲闪,以胸脯迎接张凡来拳。
在他看来,张凡这一拳肯定是挠痒痒儿。
不料,拳到之时,他高大的身躯晃了一晃,向后倒退凡步,双手紧捂胸口,表情痛苦,过了几秒钟,“扑”地一声,吐出了一口红红的鲜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