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到处乱哄哄,红男绿女或举杯狂饮,或搂抱亲吻,更多的人尖声狂叫,把百元钞票揉成团,向舞女的上抛去……
张凡第一次来这种场所,巨大的噪音弄得头晕脑胀,好半天才适应这里昏暗的光线。
四处打量,终于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了娜塔。
娜塔低着头,身体半小桌上,一口一口地饮酒。
张凡慢慢走过去,站在娜塔的身后。
二两型的玻璃杯里,装着白兰地,娜塔一身酒气,像饮矿泉水一样,毫不畏惧地饮着。
几口过后,杯子见了底。
娜塔看了看酒杯,把它往桌子上一顿,抬手打了一个响指,冲身穿马甲的调酒师叫道:“一杯bloodymary!”
这种号称“血腥玛丽”的鸡尾酒,以烈性伏特加为基酒,加上柠檬、胡椒粉、伍斯特少司和番茄汁,酒精度高达67度,是属于超烈性一类的鸡尾酒。
调酒师答应一声,魔术一般几个动作,将酒调好,装在一只高脚杯中,由侍者端了过来。
侍者把酒放在娜塔面前,见张凡站立一边,便问:“这位先生,您点什么?”
娜塔这才发现张凡已经在自己身后。
“一杯咖啡,不加糖。”张凡一边说,一边坐到娜塔对面。
娜塔晃着高脚杯,脸颊,眼里冒光,口齿不清地道:“为,为什么不喝伏特加?要么,我给你叫一杯温和的龙舌兰?”
说着,一仰脖,喝下了小半杯。
张凡伸手,一把夺下她手中的高脚杯,喝道:“别再喝了!再喝就喝死了!”
娜塔微微一愣,马上乐了,指点着张凡道:“你,你真有男人味!霸,霸道!”
咖啡送上来了,张凡小小地呷了一口,把眼光从杯子上沿射过来,打量娜塔这个异国白美人。
昏暗灯光下的娜塔,颇有一种白r皇家贵族的影子,尽管因酒精刺激脸色,但脖子上、前胸上侧和柔顺的双臂,却是雪白无瑕,有一种惊人的美感,让人产生伸手拭一拭的。
她穿一件黑色t恤,将优美体形尽显无疑,秀发大卷,一半拢在左耳之后,一边遮住右眉半边脸,给人一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之感。
既有西方女人的野性美,又兼具东方女人的温和柔美,没有人一个男人坐在她对面心里不产生占有这天生的强烈愿望。
这里的男性,大都是来寻找性伴侣的,对于娜塔这样一个异国美人,他们更是垂涎三尺,不过,基于一种东方男人对西方人的盲目崇拜,崇拜的副产品便是害怕,因此,没有人敢过来跟娜塔勾搭,他们只是偷偷地看着娜塔。
不过,现在情况不同了。
周围的男人看见张凡坐到了白美人的对面,大胆地夺下了白美人手中的酒杯,而白美人并未反抗。他们不禁嫉妒起来:这小子泡妞功夫超强,竟然把白大妞给制服了。
既然东方男人可以制服白妞,于是,在好多男人心里,便产生了也亲自一试的冲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