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“不离开?可以。但是,在你最后拒绝我之前,你要明白,你是在跟谁说话!”
“谁?还不是一只脑袋两只手,两长一短三条腿的雄性动物罢了。”张凡笑道。
男人的脸涨红了,跺起脚,完全失去了刚才保持的风度,“小子,你竟敢这样跟我说话,你知道我是谁吗?卜氏,卜氏家族。”
“卜氏?”张凡又是一笑,“小门独户的,没听说过。”
“你总听说过卜氏的天际集团吧!”男人自豪地道。
“天际集团?”有人惊呼。
“天际集团可是全省首屈一指的大财团。”有人叹了一口气。
“告诉你,”男人拍了拍胸脯,“我叔是卜兴田,天际集团老板。我是卜氏家族唯一男性继承人。明白跟你说吧,如果我愿意,我可以出钱盘下这家酒吧,然后叫人把你赶出去!”
我去!
张凡不禁一怔:出门脚踩臭狗屎,怎么遇见了卜氏的继承人?!
卜兴田明显不是个好东西,这个卜氏后代,更是嚣张得可以。
“卜氏家族的人,都像你这么没教养吗?”
张凡低声问道。
“教养?有钱就是有教养。没钱,你赶紧给我让座。泡妞儿?你也不看看你配不配!”
“我不想走,只想在这里喝我的咖啡。”张凡又喝了一口。
“好好,小子,你不就是想泡这个洋妞,让她贴你点钱吗?这钱,我出了。你说个数,要多少?”男人说着,一招手,冲身后跟过来的秘书道,“包里现金还有多少?”
“老总,现金还有十三万。”
“好,小子,听见没有,只要你让座,这十三万归你。”
张凡微笑着,摇了摇头,双臂抱在胸前。
“好,既然你不让,我也不强求。”男子说着,拉过一把椅子,挨着娜塔坐下来,把张凡的杯子往旁边一拨拉。
那杯子里还剩半杯咖啡,被男人一推,全部洒了出来。
咖啡带着沫子,从桌上淌下来,滴到了张凡的腿上。
男人拿起酒瓶,先给自己满上,然后取过娜塔的杯子,道:“小姐,这是法国150年酿,美容嫩肤,来来,来一杯。”
说着,不由分说,给娜塔倒了半杯。
张凡取出一张餐巾纸,从容地将裤子上的咖啡揩掉,把废纸扔到男人的杯子里。
男人一愣,大骂:“你找死!”
秘书见状,打量一下张凡,觉得没有必胜把握,便道:“卜总,这小子找病,我喊人过来废了他吧。”
说着,就拨了手机,喊道:“月色酒吧,有人找卜总麻烦,快来,多带人!”
卜总冲张凡道:“小子,听见了吗?你马上就会断脚断手的。若是你现在后悔,给我跪下道歉,也许,我会饶了你。”
周围有人劝道:“小伙子,识时务,好汉不吃眼前亏,道个歉吧。”
秘书牛逼地冲那人道:“别劝,想死谁都拦不住。我们的人马上就到!”
张凡点了点头,问:“卜总,难道你不觉得桌上的咖啡该揩掉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