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张凡轻轻挽住纤细,娜塔则顺势把半个体重都半倚半斜地靠在他胳膊上,两人一步步走出酒店。
叫了一辆出租车,回到娜塔入住的酒店房间。
娜塔回身把门关上,双臂紧搂住张凡,两片樱唇,带着如兰口气,一下子就凑了上来,嘴里喃喃道:“张先生,陪陪我,陪陪我……”
怀里有这样一个天生,张凡的定力显然不够用了,神志渐渐有些朦胧,身体上也有了想法。
不过,跟一个见面只有两次的外国女人,张凡还没有足够的精神准备,他轻轻地一抱,将娜塔横抱起来,走到大床边,轻轻放在,温柔地道:“娜塔小姐,你喝多了,睡一觉就好了。”
娜塔平躺着,双手却勾住张凡脖子不放,使他无法站直身子,两眼渴情似水,声音急切地道:“张先生,陪陪我,你不知道我有多么寂寞!难道,我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,张先生都不答应吗?”
张凡眼前是一张如此美丽的面宠,阵阵幽香从她如雪肌肤内散发出来,此时,只要他精神稍一松动,腰板一软,就会压倒在她的身上。
不行,不行!
这不是成了滥用感情么?
一个周韵竹,已经够让人闹心的了,虽然也让人幸福得眩晕。
现在再来一个白美人……这,我也太了!
不行,不行。
张凡在内心劝说着自己,甚至是“命令”着自己,然后用尽最大的努力,将身子直了起来。
娜塔不肯放开手,勾着他的脖子,身体随着张凡的抬头而被吊了起来。
张凡伸手轻轻将她双手从脖子上,再次将她平放在,柔声安慰道:“娜塔小姐,你休息吧,睡一觉,明天早晨起来,一切都变好了。”
不料,娜塔突然之间歇斯底里了,尖声叫道:“为什么?为什么?难道我不够美?难道我没有力?我并没有向你要求感情,我只是向你索求一夕之欢,你难道就这样无情地拒绝一个可怜的女人!”
“你和我,都是有法律配偶的人。”张凡紧张之中,弄出一个苍白无力的解释。
“我和杜曼的婚姻,早己名存实亡。难道我仍然不能得到一个我心仪的男人吗?而且,即使我们都有配偶,可是,一次床第之欢,又会有什么不可以?”
张凡被她的咄咄逼人气势弄得张口结舌,想了一下,说道:“可我是来向你打听杜曼住处的,杜曼的问题不解决,你和我,都处于危险之中!”
这样一说,娜塔渐渐有些冷静下来,坐起身,从抽屉里拿出纸笔,写了一个地址,递给张凡:“据我所知,r国黑帮在江清一直以这个地址为据点,你去看看罢,不过,我还是要提醒你,杜曼和他雇的那伙人很不好惹,人人都是神枪手。”
“好了,我知道了。你不必担心,我自有办法。”
张凡说着,伸手“啪啪”几下,在娜塔身上点了几个穴位,道:“这几个穴道封住之后,你可以安静地睡一觉了,等我的消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