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“松,松开手,求求你。”杜曼害怕了,终于放下架子,哀求道。
“以后不准你找娜塔的麻烦,马上跟她离婚!你净身出户!”
“净身出户?”杜曼叫了起来。
这小子竟然要我净身出户?麻地要我给他腾位子?
“不答应我的要求,我死不离婚!”杜曼吼叫起来。
“死不离婚?你想得倒美!想死,没那么容易,我会叫你生不如死,只求速死!”
张凡冷冷地笑道,伸出右手小妙手中指,对准杜曼腰间几个穴位,刷刷点了下去。
杜曼身子一激灵,一阵凉意从腰间直窜向下。
犹如一桶冰水从身上浇下,顺腿向下冰去。
顿时,腰部以下,如置于冰窟之中,寒意袭人,冻得麻木了。
这是《玄道医谱》中收法中最毒的一种。古代无麻醉药,病人手术之时疼痛万仇,张仲景医圣发明的点穴麻醉法,可使神经暂时性局麻。
张凡算是活学活用,将麻醉穴位法用于实战。
杜曼心中大惊:半截身子失去了知觉!
急忙伸出一只手,从腰部向下摸去。
“啊!”
当他摸到之间时,厉声尖叫起来。
没了?
还有,极小极小,跟没有差不多。
惊恐万分,抬头看着张凡:“你,你……”
“呵呵,”张凡微笑道,“不跟娜塔离婚,这就是下场!好了,就这样了,我的r国太监!”
说着,松开杜曼,转身要走。
杜曼真急了,一把扯住张凡衣角:“慢,慢走,我有话说。”
张凡站住,“有话?”
“我,我……同意离婚。”
“净身出户?”
“净身出户。”杜曼如斗败的公鸡,垂首道。
“好,今天下午1点,你准时到省城r国总领事馆等待娜塔,办理离婚手续。”
“是,是。”
“若再生枝节——”
“不敢,不敢!”杜曼连连应承,他心里想的是,先骗张凡把穴位点开再说。
张凡随手在他后腰点了两下,两个穴位。
杜曼身体如电流击中一般,抖了几下,随后,气血通畅,恢复知觉。
他试了一下,然后腾身站起来。
不过,当他伸手又往两腿一摸的时候,不禁眉头一皱,质问张凡:“我已经同意净身出户,你为何不完全恢复我的身体?”
张凡笑道:“你那点小心眼,还想在我面前玩?告诉你吧,别有什么不切实际的幻想,老实地离婚,离完之后,我自然会帮你恢复。如果使什么花招儿……呵呵,去当人妖吧!”
杜曼双拳紧握,眼里冒火,恨不得一拳打死张凡:“人妖就人妖!”
说罢,转身要走。
张凡伸手挡住,脸上仍然一副讥讽的微笑:“我还没说完呢!你不想听完再说吗?”
“你还要把我怎么样?”
“我封了你六个穴道,然后了两个穴道,还剩四个穴道形成永久封闭。你腰部以下,不仅仅是消失,更严重的后果是,你的肌肉会慢慢萎缩,半年后,只剩两条腿骨,那时,轮椅是你后半生的归宿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