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张凡愣怔了一下,马上灵机一动:“没人请我跟你说什么!我在天际公司有些股份,这笔投资合作,对我本人也有相当大的利益而己。”
“啊!”娜塔惊叫起来,“真的?”
“骗你你是小狗!”张凡绕了一个小口令。
而对于娜塔,这种华国语的语言技巧,并非她能掌握的,所以没有听懂。
“好的,明天上午,我就跟江清那边把投资意向协议签了。”
第二天,张凡正和涵花在新楼里打扫卫生,准备布置一下安排新家具,忽然接到周韵竹的微信:
“谢谢你,小凡,我们跟娜塔女士的协议已经签了。”
张凡居功不傲,淡淡地回了一句:“签了?那太好了。”
“我知道是你在背后做的工作,我不会忘记的。”
张凡担心涵花吃醋,忙下了微信,正要继续干活,忽然钱亮打来电话,追问张凡什么时候给他治缺少的病。
张凡心中放着李秀娴阿姨的事,哪里敢给钱亮治病。
要是钱亮把缺少的病治好了,他在外面跟小三小四小五们给钱蕴生一大堆小弟小妹,那张凡岂不成了孽债的始作俑者?
那也对不起秀娴阿姨那15万诊费呀!
更对不起对自己一片衷情的钱蕴姑娘。
张凡既然不能娶她,更不能在这件事上跟她作对!
想来想去,觉得钱亮这事不能轻易下手。
跟涵花商量来商量去,最后,涵花出了一个主意:“你可以给钱亮治好男性不孕症,只要你想办法让他们夫妻和好就成了。”
这倒是一件利人利己的大德!
张凡一拍大腿:“对,就这么办。”
马上拨通钱亮的手机:“钱叔,我刚才把家里的事情安排了一下,下午去你那里。我给你配了一副药,你吃吃看。”
“太好了!”钱亮叫了起来。
吃过午饭,张凡按照《玄道医谱》九阳医谱,配了一副“滋阴生精小补丹”,开车去江清市,在钱亮常年住的酒店房间里见到了他。
“这副药,你分四次,每天晚饭后,用温水冲服。”张凡嘱咐道。
“记住了。”
“还有,重要的一点,在这期间,你要杜绝女色,不得跟任何女子行房,能办得到吗?”
“办不到也得办哪!憋两天吧。”钱亮信心不足地道。
张凡笑道:“我帮你一下吧,封几个穴位,你就会性休眠,就是美女脱衣送上门,你也不会动心的。”
“好吧,为了治病,我只好委屈一下弟弟了。”
张凡让钱亮躺下,在他身上点了几个穴位,并嘱咐道:“这几天别吃辛辣食物,否则的话会自动解开穴道。”
钱亮点头答应,然后问张凡:“你今天有空没有?”
“看你什么事吧,小事的话,就往后排排。”张凡本来想见见尤林国处长,问问他办行医资格证的事有什么进展。
“我一个朋友得了难症,想请你过去看看。”
“那好吧。治病的事,毕竟耽误不得。”张凡此前一连串治好了几个大病,此刻一听有难症,不禁兴奋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