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“哪里哪里!我害的是邪病,所以才想到请法师。如果张医生在这方面有擅长的话,我何必舍近求远?”权总连忙解释。
张凡也不追究,继续说:“欲驱此邪,必须先弄清魅物来历。请权总如实回答我几个问题。”
“知无不言。”经过这几个回合,权国发对张凡已经是佩服得六体投地了。
“请问权总,你最近接触过比较古老的物体吗?比如古董?”
权总想了一下:“没有。我是个粗人,没读过几天书,像钱总玩的古董古画,我是半点也插不上嘴,因此,家里从未收藏过这些物件。”
“噢,”张凡若有所思,托腮观察权总脸面一会,问道,“权总最近是不搬家了?”
权总摇摇头,“我一直住在省城郊区老宅里,有十几年了。”
“宅里新进了什么古老的东西?”
“没有吧……”权总忽然想起来了,“对了,我上个月,从文物局买来一棵老桧树。”
“文物局?他们卖树?”张凡听着有些不靠谱。
“是这么回事。郊区有一处动迁工地,那里有个大户人家,园里有棵老桧树,据说有五百多年历史了。因为动迁,那家想出卖这棵树,要价二百多万,一直没卖出去。后来,这家人不知怎么的,把文物局的局长给搞定了,文物局便以保护古树为名,从文物保护基金中拨款,以三百万的高价把这棵树买了下来。”
“不料这事做得太明显太愚蠢,有人向上级举报文物局长以权谋私。上面要派人来查,文物局长害怕了,便找到我帮助揩屁股。我也是正想拿下文物局明年的几个工程,正在寻找机会溜须文物局长,有了这个契机,我便假装犯了回傻冒儿,用三百万元把这棵树买回家,把文物局的买树帐款给抹平了。”
张凡听着,差点冷笑出声:这帮蛀虫!互相勾结,玩得风生水起!
不过,权总在这件事里面并不可恨,毕竟,他帮国家财政挽回了三百万的损失。
从这点出发,权国发的病,张凡还是要给他治的。
“难道,是这棵古树作怪?”权总惊问。
张凡未置可否地摇摇头,又沉吟地点点头,轻声道:“也许是,也许不是。你再想想,这棵树栽到你家花园之后,你的身体……”
“我想起来了,正是从那棵树移到家里园子后,才犯病的。从时间上来看,应该是古树的原因。莫非,是树精?”
权总眼里透出恐惧。
古往今天,树精树怪害死人的传说比比皆是,若是此树上曾经吊死人,那么冤魂不散,变为厉鬼,吃掉他全家,也不是不可能的。想到这里,权总的额头流出了汗珠。
“张医生,您帮帮我吧!”权国发无意之间,已经把“你”变成了“您”,满眼里都是哀求。
张凡沉默不语,内心却在思考着。
“张医生,要么,我把树挖走?或者,我搬家?”
张凡摆了摆手,“权总,搬树或搬家,都已经为时过晚,因为如果是树精树魅的话,它已经潜入你身体,居于你六腑之内,你搬家搬树又有毛用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