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收邪之时,不能让钱亮和权总窥见他用的鬼星骰神器,因此必须得打打马虎眼,来掩盖真相。
张凡伸手指假装掐算一会,道:“权总,你派人去买几件法物来。”
“好的,你说吧,我马上派人买来。”
张凡很“专业”地道:“此邪魅物乃是阳邪,须用相关之法物。因此,这些物品不能去殡葬店去买,要到庙里去求。”
“好办,我这附近有一座凌虚观,道长与我特熟,我年年去庙里施舍,若有所需,道长无有不应。”
“好的。这几件法物是:桃木朝简,青玉如意,黄铜双锏,还有一只五雷号令,外加两刀草纸,一只纸人。”
“没问题,我这就派人去。”
权总说完,当即叫来一个仆从,吩咐一番,仆从开车如飞而去。
三人坐着喝茶,约等了不到半个小时,仆从果然开车回来,从后备箱搬下一只纸壳箱,打开,里面赫然放着四件神气闪闪的法器和草纸纸人等物。
“好的,齐全了。把这些东西搬到一间静室里。”张凡道。
众人来到一间卧室,仆从将东西一样样摆开在桌子上,张凡端坐椅子上,道:“取毛笔来!”
仆从马上取来了毛笔和墨水砚台一套文房,张凡捏笔在黄草纸上画了一些符符道道,有的像天兵,有的像蚯蚓,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画的什么玩艺,看得周围的人屏气观看,充满神秘感。
“好了,现在,其他们人离间,留一个人在门边守卫,不得有任何外人前来打扰,否则法术不灵了。”
众人一听,忙退了出去。
权总立在一边,见张凡摆弄法器,紧张地问:“能驱走邪魅吗?”
张凡笑道:“权总,我自幼从师父那里学来一套盅医之术,如今再配上法器,区区小邪,不足道哉,请权总坐下,用手巾蒙住眼睛,切勿窥探,以免大难。”
权总久经商场,接触的人极多,以他的,马上明白张凡并不让他了解过多的驱邪之术,便急忙坐下来,接过张凡手里的手巾,缠在眼睛上,老老实实地等着。
“好了,不要说话,权总。”
张凡见一切都准备停当,便拿起几样法器,丁丁当当地摆弄了一阵,把那只朝简挥舞几圈,带起一阵阵轻风。
舞了几下,悄悄从怀里取出鬼星骰,走近权总面前,先以朝简在权总头顶拍了两下,再用鬼星骰贴在权总承灵穴上,口中念道:
“天道地君,摄鬼伏阴!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!”
念罢,仔细观察鬼星骰。
以往几次用鬼星骰摄鬼,念咒之后,鬼魂如烟而来,乖乖入骰。
这次……似乎有些不同,念咒已过十秒,竟然没有一点反应,并无魂气从权总头上逸出!
“天道地君,摄鬼伏阴!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!”
张凡提高声音,再念一遍。
等了等。
咦,这回有了回应。
只见骰子里两道轻烟,如丝一般,快速逸出,直向权总头脑之内飘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