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“我给一个邪病病人治病,使用了鬼星骰。不料,那邪魅相当厉害,将我鬼星骰中二鬼摄取而去。现在,三鬼同体缠斗,病人……”
“啊呀,不好,不好,你一定是遇到了物精老魅!”
“物精老魅?”
“世间阴鬼物魅,大约有三种情况。一种是无冤无屈之鬼,因某种原因未能前去地府投生转世,它们魂气较弱,久而久之,会消散于无形;第二种是冤死之鬼,因冤气太重,并不会消散,久而久之变成厉鬼,食人血,找替死,无恶不作;第三种也是冤死之鬼,但此种冤鬼并不到处流窜,而是长期附于某物之上,吸取天华地精,天长日久,魂气越来越重,法力越来越强,经百年而成物精老魅。此怪功力强大,且邪恶胜于厉鬼。鬼星骰摄服此精怪本来轻松平常,但你的鬼星骰开光不久,威力不够,因此反被物精老魅所制!”
巩梦书娓娓道来,听得张凡毛骨悚然:也就是说,连鬼星骰都奈何不了这老精怪?
“那怎么办?巩老师,你给我出个主意!我现在可是束手无策了。”
“我对此,也只是书本上的知识,并无实战经验。书上说,鬼谷七星骰的开光,一靠自然开光,比如你的鬼星骰就是自然开光;二靠七星掌开光,也就是由七星掌大师,以七星掌气,将骰内闭气打开,并加持法咒,可使鬼谷七星骰摄取任何鬼怪!”
七星掌大师?
张凡眼前一亮:孟津妍的师父不就是七星掌大师吗?
何不找他?
“不过,七星掌在世间绝迹己久,大师就更难找了。”巩梦书语调忧愁地道。
“好的,我明白了,我一个朋友,可能认识一位隐世七星掌大师,我去试试看。”张凡道。
“那就好,快去快回,我估计三鬼附近,病人根本支撑不了多长时间。”
张凡镇静一下心理,告诫自己:此时,我必须镇定自若,给旁人以信心,来稳住阵脚,否则权总家人岂能不闹腾起来?
打开卧室门,张凡假装轻松,对守在门外的一干人道:“好了,现在权总体内物魅己除,要静息休养三天,不吃不喝,不拉不撒,任何人不得进来打扰。”
几个仆从和权总的老婆见权总闭目静卧不动,颇为怀疑地看着张凡。
张凡对权总老婆道:“这三天之内,家里最好不要有太大噪音,我三天之后回来,给权总回神。”
权总老婆半信半疑,又问了好多问题,好在张凡机智应答,又加上钱亮在一旁点缀,总算把权总老婆蒙过去了。
离开权总宅子,张凡给孟津妍打了个电话,然后和钱亮一路开车狂奔江清市。
钱亮其实早就看出张凡神情不对,便问道:“出麻烦了?”
“岂止是麻烦!简直是灾难!钱叔呀,你可是给我找了一个好活儿!呵呵。”张凡苦笑道。
钱亮不由得紧张起来,搓着双手:“唉,这事,我其实也是想帮你个忙。你上次跟我说,你们村里的工程队没活干,村民收入低,想帮村民找工程,我想到权总公司好多工程,若是你和他有联系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