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张凡情知孟津妍身手不凡,这一石头击过去,飞龙肯定应声落地。
忙一抬手,抓住她胳膊,“飞龙是国家二级保护飞禽,不能打!”
“偏要打!”
“不能打!”张凡使劲地摁下她的胳膊。
这时,飞龙已经飞到树林里不见了。
“唉,”孟津妍叹了口气,松手把石头扔到地上,“好好一顿蘑菇炖飞龙,就被你给破坏了。不理你了!”
说着,转身大步向前走去。
张凡紧跑两步,抄到她面前,一脸堆笑:“下山后,我赔你一顿大餐还不行吗?”
孟津妍斜瞟他一眼,一扭身,脸上一红,随手抓住他的手,轻声道:“傻乎乎的!我跟你开玩笑呢,是试试你有没有爱心!”
二人顺一条林间小路向上走了数百米,眼前骤然耸立起一座庄严的庙宇。
红墙黄瓦,门楼上一条古旧的大牌匾,镌刻着“飞云观”三个大字。
一个小道童引领二人,穿堂过厅,来到后殿一间静室。
如云道长坐在蒲团之上,手持一把拂尘,身边小桌之上一卷古书。
他身形瘦长,一捋银须,精神烁烁,两眼炯炯有神,有如一尊泥塑神衹,威严之中有阵阵神气袭来。
见二人进门,轻轻将手中拂尘在空中一扫,朗声道:“津妍徒儿,可是遇到危急之事了?”
孟津妍抢前一步,跪下拜见师父。
“师父,弟子孟津妍拜见师父。”
“快起来,走了这么长的路,渴了吧?茶水自己倒。”
孟津妍站起来,拉开背包,从里面取出两万元钞票,递给如云道长:“师父,我这次来的匆忙,只带了这两万元钱,给师父买点香火。”
“不必了不必了,”如云道长笑道,“每次来都拿钱,为师难道要开银行吗?”
“师父务必收下,徒儿还有事相求呢!”孟津妍把钱放在桌上,拉过张凡,介绍一番,然后把权总的事情讲了一遍。
如云道长一边听一边点头,然后打量张凡半晌,突然道:“你既有鬼星骰在身,何以不能降服精怪?”
此语一出,张凡浑身一阵发冷:好厉害!刚才孟津妍并未提这码事,这老道长竟然料到我身上有鬼星骰?
莫非老道长也有瞳,看见了我怀里的鬼星骰?
想到这,掏出鬼星骰,双手奉上:“道长,我确曾用此骰摄服鬼魂。但这次的物魅法力强大,反而将我骰内二鬼摄去了。请道长慈悲为念,将此骰开光,降服鬼魅!”
如云道长接过鬼星骰,在手里把玩,目光炯炯,如睹天物,可以看得出他内心的震惊。
江湖上失踪上千年的七星骰,竟然在这个普通年轻人手中出现,可谓一大怪事!
这年轻人有何来历?
沉吟半天,抬眼问道:“此骰确是古魂缕缕,乃是鬼谷子亲制七星骰不假。不知你有何法缘仙籍大造化,竟然得到它?”
张凡拱手道:“偶然购买一件古画,在古画轴内发现它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