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道长继续道:“此女貌美温婉,在我大华国历史上,确是出过几位有名的纯阴玄女,比如阴丽华,文德皇后长孙氏,卓文君……这类女子体内含纯阴真气,乃天授精华。男子若得此妻,此生大富甲天下,大贵冠环宇!”
张凡腼腆一笑:“师父,徒儿张凡若求得能在世上生存不被别人踩死既知足了,哪敢奢望大富大贵。”
“非也!谬也!”如云道长突然提高声音,目光变得严厉,“竖子之言!迂腐之论!你若禀此观念,休为我徒!要知道,天降大富大贵于你,予而不取,逆天道,必遭天谴!”
“啊?”
“更何况,你取大富,可济天下;你取大贵,可保国家。出道入世,庙堂江湖,大丈夫不可不以天下为己任!”
张凡从未听过如此高论,顿时感到如醍瑚灌顶!
是呀!生当做人杰!
祖传已经穷n代了,到我这代改改病有何不可?
如云道长将鬼星骰捏在手里,道:“此骰并未完全开光,我给它加持一个法咒,便可以镇天下之鬼而无碍了!”
说罢,口中念念有词,一会儿功夫,将一则“道法则天驱鬼咒”加持于鬼星骰之上,递还给张凡,道:“你持此骰,善鬼恶鬼尽收之,善鬼送地府转世投生,恶鬼可酌情镇压焚魂,使其永世不得超生。”
加持完后,如云道长留二人在庙里吃斋饭,饭后,送二人下山。
分手之际,道长拉着张凡的手,笑眯眯地嘱托道:“你与我徒儿津妍本有夫妻之缘,为师望你好生看待她,不得欺负她。”
听见师父这样说,孟津妍媚脸如花,又高兴又害羞,捂着脸转过身去。
张凡无奈地笑了笑,和孟津妍一起告别如云道长。
两人离开山区,没有回江清,而是直奔省城,于晚上十点钟,赶回权国发别墅。
此时,权宅里已经闹成一团了。
原来,张凡和钱亮离开之后,权国发的老婆越想越觉得不对劲,忍到晚上,终于忍不住,打电话叫来了一个家庭医生。
家庭医生测了测权总的生命体征,告诉权妻,权总各个生命迹象已经停止,只有微微的气息,可以说是死了,也可以说是深度昏迷。
权妻慌了,正要叫救护车,张凡回来了。
张凡忙安慰权妻一番,一边说,一边来到权总床前,看了一下,叫众人散去,叫孟津妍站在门口守候,然后关上门。
他掏出鬼星骰,对准权总承灵穴,念动咒语。
“天道地君,摄鬼伏阴,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!”
随着咒语念出,只见两道黑魂,自权总脑门闪出,一下子钻进鬼星骰不见了。
紧接着,一道黑色烟气,旋转着,从权总脑门溢出。
此烟气定是物魅无异!
奇怪的是,它竟然不往鬼星骰里钻,反而绕着鬼星骰转了两圈,然后无声地向上窜升,升到天花板上。
似乎在戏耍张凡!
张凡抬头望去,只见物魅紧紧地贴在天花板上,铺开形成一个可怕的景象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