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张凡顺着她的眼光看去,只见地板上一只长方形白色片片儿,上面点缀着一朵桃红!
“这……也不像神器呀!”张凡好奇地道,弯腰伸手去捡。
孟津妍用力一推,推开张凡,顺手抢到“神器”,直向卫生间跑去。
张凡猛然醒悟了。
望着她的背影,一阵感动:为了救他,她以秽制煞,将物魅镇住!
多亏了她这一超常规打法,否则的话,张凡恐怕已经命丧黄泉了。
等了一会,孟津妍从卫生间出来后,两人回到权总卧室。
张凡伸出手指,点开他胸前七个忍死穴位。
权总顿时呼吸顺畅,慢慢睁开眼睛。
“张医生,我睡了一觉?”权总惊异地问。
“是的。占据你六神之位的物魅已经被摄服,你没事了。”
权总感觉身清气爽,宛如大梦初醒,一下子坐起来,伸胳膊放腿,不禁喜道:“我感觉完全好了,身体有劲了!张医生,你这医术也太神奇了!”
“呵呵,权总是钱总的朋友,我怎能不拿出看家本事!”
张凡没有提及孟津妍的致胜杀招,并不是想独吞功劳,而是避开能够使孟津妍尴尬的话题而己。
三个人推门走出卧室,这时,一直躲在楼外的众人,已经开门进来了,一见权总谈笑风生,完全康复,众人不禁惊叫起来。
刚才还是“死”人一枚,一转眼,就大变活人了!
权总握着张凡的手,权总的妻子握着孟津妍的手,说不尽的感激之言。
“张医生,谢谢你的救命之恩。”权总一边说,一边给妻子递了个眼色,小声道,“用密码箱装来。”
权总妻子会意,马上离开,走到地下室,从保险柜里取出三十万现钞,装在一只密码箱里,提着走过来。
“张医生,这是三十万现钞,是我们夫妻的一点小意思,请你笑纳。”权总的妻子把密码箱递到张凡手里。
张凡掂量了一下,觉得重量不轻,客气地推脱一番,但经不住权总夫妻一劝再劝,只好收下了。
权总的本意是让妻子用密码箱装满一箱,应该是五十万,不料妻子只装来三十万,他心中感到不安,便继续说道:“张医生,你的救命之恩,我会记在心里。这点钱不足以表达我的心意,如果你有什么事的话,可以跟我说一下,我一定尽力办。”
张凡本想把牡丹花的事说出来,请权总给找销路,但现在这个场合,恐怕不合适,便隐住没说。
此时,已经是凌晨三点钟了。
张凡开车回江清,一路上,孟津妍低头不语。
张凡不知如何说话,双方都为那件大姨妈神器而尴尬。
一路车很少,张凡的车很快就到了江清。
车开到孟宅大门前停下,张凡终于打破沉默,把密码箱塞到孟津妍怀中,道:“物魅是你降服的,这钱该归你。”
孟津妍把密码箱重新塞回到张凡怀里,道:“你看我家是缺钱的人家么?这钱你拿着有用。若是我把它拿回家,我爸担心是企业家来行贿,还不得把钱退给权总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