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“秀娴,是你!?”钱亮激动地冲过去,抓住李秀娴的一双小手,不断地打量她身上,“你……怎么年轻了?”
李秀娴含羞一笑,轻声道:“我如果不年轻,你能正眼看我一眼吗?”
钱亮被娇妻一嗔,魂儿飞到了天外,忙搂住她……
张凡站在门外撇嘴一笑,放心地离开了。
下楼坐到车里,刚要开车,几条短信跳了出来:
“张凡,你为什么不回我话?”
“是不是跟周董在一起!”
“快给我回话,我有事找你。”
沈茹冰!又是沈茹冰。
一皱眉,暗惊道:这个沈茹冰呀,密切关注着我,她会不会变成第二个周韵竹?
我可不想身边再多一个死缠烂打的!
皱眉一下,打电话打过去,冷静道:“沈博士,你找我啥事这么急?莫不是爱上我了?”
“天下男人死绝了?我爱你?哼,你马上来我家一趟,我快死了。”
呵呵,这沈茹冰,真把她自己当头蒜了!
好像我必须受她支使似的。
不过,她快死了,这……
犹豫了一会儿,最终还是一打方向盘,奔沈茹冰的住处方向而去。
沈茹冰住在一个高层小区的28层顶楼,当她来开门时,张凡眼前一花,感到格外提神:
沈茹冰穿一件洁白百褶裙,上身一件无袖细花小衫,秀发飘飘在脑后堆卷,掩映出雪白的颈子和小衫领口处的迷人风光,而百褶裙之下的细腻玉足,则穿在一双镶花皮拖之内。
张凡以神识瞳一下,发现她小衫之内的文胸,是那种加了垫的,这样显得胸前高一些。
也许,是上次在医院里急救娜塔时,被张凡讥讽“飞机场”后,沈茹冰特地买的厚垫文胸吧!
二人来到客厅里坐下,张凡直截了当问:“这么急找我?有什么国家大事相商?”
“这几天身体不大舒服,手脚发凉,手心麻木,你给看看。”沈茹冰淡淡地说。
张凡从她口气和表情上看,有一种直觉,她似乎心里装着别的事。
不过,她既然不说,张凡也没必要问,便道:“噢,我先给你把把脉。”
沈茹冰乖巧地把玉腕伸出来,放在茶几上。
因为上次张凡给她看病,两人已经有了肌肤相接,所以这次沈茹冰把手伸出去时显得非常自然。
张凡捏起小手,在自己手中掂量了一下,觉得绵软而温和,并非阴冷症应有的冰冷之感。再将二指在她腕上切了一会脉,脉象平和,弦张有力,更不像是有手脚麻木的症状。
“无大碍!”张凡笑笑,“至少从我的医学水平来看,没病。”
沈茹冰有一种被张凡看透心机的尴尬,略略害羞地道:“你就看不出一点病?”
“没病找病的话,我没那专业。”
“你既然看不出病来,那你就给我点按点按吧。”
点按?
张凡一怔,心想:也许她找我来,就是这个目的吧!
上次在赵记大药房楼上,为沈茹冰下针治病之事,如今记忆犹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