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“我从来跟你没有半点关系,要吃醋,也轮不到你吃!”沈茹冰嘲笑道。
“啊?你还一心向着他说话?”
诸兵怒从心头起,恶向胆边生,转身咬咬牙,恶狠狠冲张凡嘶吼:“小子,你叫什么名?混的什么饭?”
“行不更名,张凡。郊区小村医是我的职业。”张凡微笑回答,满不在乎。
刚才,诸兵以为张凡最次应该有一点身份,那样的话,说不上还会有一点与他对抗的资本,一听张凡自称小村医,诸兵顿时蔑视到家了:泥马是无权无势的农二代呀,还敢跟我装?
对于农民,直接踩踏了!诸兵喝道:
“你是村医!踩死你我都不眨眼!你也不衡量自己什么身份?瘌想吃天鹅肉,你也不搬块豆饼照照!沈茹冰是你能泡的吗?你也配?!”
“村医怎么了?村医想吃天鹅肉就吃呀。”张凡一脸的不屑,边说边把沈茹冰香肩往自己怀里一揽。
沈茹冰轻吟一声,顺势贴上来。
张凡扭头一吻,叭地一声,吻在了沈茹冰俏脸之上。
好贴切的一个吻!
张凡感到吻到了一块级为细腻的奶酪之上;
而沈茹冰呢?麻酥酥的半边脸顿时偏瘫!
在她白晰的脸皮之上,立刻泛起了椭圆形的一个吻痕。
太受用了!
沈茹冰脸上一红,白了张凡一眼,把头靠在他肩上,道:“诸兵,我已经跟张凡定下终身,你没戏了,知趣的赶紧走吧。”
“我去!”诸兵愤怒到了极点,如狼吼一般,“张凡,你小子是使用什么手法骗了沈茹冰?我八辈祖宗!你竟敢从我诸公子手中抢去女人,你几颗脑袋!”
张凡嘻笑地一摸脖子,懵逼地道:“一颗呀!是人脑,一颗够了。不像你似的,长着脑袋,就是十颗八颗的也没用!”
“我叉你妈!今天老子就地废了你!”
诸兵喊着,扔掉手里的花束,“嗖”地一声,从后腰抽出一把匕首,白光一闪,如风而来,直扑张凡腹部。
入室持刀伤人!
这小子显然是找死了!
张凡采取什么手段,都属于自卫!
不过,尽管如此,张凡还是向后让了一步,同时把沈茹冰推到身后护住。
这一退,正好闪过了诸兵第一刀。
诸兵一刀未中,匕首在空中挽个花,再挥过来。
这一刀是从下向上,直挑张凡胸口而来。
“死去吧!”诸兵以为这一刀必中无疑,因此两眼凶光直冒,尖声喊着。
张凡不再后退。
其实也无路可退,他身后就是沈茹冰,他总不能把女人暴露在危险面前吧。
“着!”
张凡一声断喝,挥起右手小妙手,向匕首拍去。
“当!
一声响。
匕首飞掉了!
诸兵一愣,紧握双拳,顺势向张凡砸来。
这小子大约是练过的,拳风呼呼作响,说到就到,直朝张凡眼睛而来,心想,取了他招子,然后再说!
张凡身子向后一仰,躲过这拳,顺手出了一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