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“不管那么多了,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车到山前必有路,我也是二进宫的人了,怕什么!”
张凡心胸大度地说,其实,在他内心里,也有些对自己感到奇怪:我为什么对沈茹冰这么好?难道她给过我一分钱好处么?
想来想去,自嘲地笑了:也许,我无意识之间爱上她了?
不可能吧!我可是从来没有动过这个念头的。
“好了,你不要胡思乱想了。时间不早了,我得回家了。”张凡冲沈茹冰笑了笑,站起来告辞要走。
沈茹冰两眼水汪汪,现出似水柔情,拉住张凡的手:“在这吃点饭吧,我做给你吃。”
从家里出来时本没吃饭,这会儿肚子确实饿了,张凡想了想,便重新坐下来:“也好,今天换换口味,尝尝博士炒的菜是什么滋味。”
“让你吃这了这顿想下顿!”沈茹冰莞尔一笑,站起来去了厨房。
张凡看了半个小时电视后,沈茹冰把饭菜弄好了:
一盘京酱肉丝,一盘青椒炒海参,蒸大米干饭,一个银耳虾仁汤,清清爽爽,香气十足,让人十分有胃口。
“博士毕竟是博士,连炒菜都这么专业!”张凡不由得感叹。
沈茹冰把脸一沉,夹了一块海参放到张凡面前的盘子里,佯怒道:“吃饭还堵不上你的臭嘴?以后别老博士博士的好不?我最烦人家这么叫我,好像博士是另类似的。博士也是女人!”
张凡皱眉回味她的话,回了一个笑,也不说话,大口地吃起来。
沈茹冰一边小口优雅地喝汤,一边笑眯眯地看着张凡的吃相,有些入神。
“你看我做什么?吃相难看?”张凡放下汤匙问,“难看你也得对付着看吧,我农民出身,就这吃相。”
沈茹冰也不说话,久久地,忽然自言自语道:“真想一辈子做给你吃。”
“咔!”张凡一听,差点把饭从口里吐出来。
这一惊可不小,抬头问道,“你,你说什么?”
沈茹冰自知失言,脸上顿时飞起一片红云,忙低下头喝汤,不敢看张凡。
张凡看着她小口喝汤的样子,文雅而动人,问:“沈博士,你是不是爱上我了?”
这话虽然问得有点粗糙,但在这个场合,也算不得什么:两人独处一室,且刚刚不久之前,她还在他面前半祼而卧,让他按摩包括会在内的隐秘之处,虽说是医患关系,但不免掺杂着其它的成分,因此把话说得明了一些,也不算过分。
沈茹冰终于抬起头,看着张凡,叹了口气,道:“你说,我为什么没有早一点认识你?我年轻时,也有过花季呀!”
她说这话时,眼里泪光闪闪,几乎有晶莹泪珠快要滴落出来。
一阵无名悲悯自心中升起,张凡心中轻跳几下,似乎自己可以听得到心脏碰撞心室的声音。
“这……男人和女人,是要讲缘份吧。”张凡慢慢卷起一只鱼香肉丝,填在嘴里,轻轻咬掉半截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