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“我听到的第一句话是,姥爷说,‘实在不行,派人做掉他。’当时的情景,真是好惊险,像侦探大片。我伏在楼梯上,而姥爷和赵朴通就坐在我下方,他们的谈话我听得一清二楚。”
“谈话的大意是,他们一直想通过我接近你,借机得到《玄道医谱》。不料,经过这一段时间,他们发现没戏,便决定直接动手。赵朴通建议派人去你家里偷。姥爷说,偷的办法风险太大,如果偷不到,会引起你的警惕,那样的话,你会把《玄道医谱》藏起来,他们恐怕永远得不到了。不如把你绑架了,逼你说出那本书藏在什么地方,得到书之后,再把你做掉。”
“两个人还分析了这件事的风险。姥爷说,只要把孟市长这棵大树抱住,警察即使怀疑了,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眼,案子没法破。”
张凡倒吸一口气:真没想到!看似慈祥的中医名家,竟然要杀人!
自己与他们祖孙二人相处好久,回想起来真是后怕!
人心隔肚皮,杀机都在肚皮里!
好阴险!
“我想,”沈茹冰道,“正如你所知,我姥爷得了肿瘤,他来日无多,越来越等不及了,他要在有生之年得到《玄道医谱》,否则他死不瞑目。因此,我估计,他们很快就会对你下手。”
张凡听完,深思片刻,并没有暴跳如雷,反而越发冷静,心中产生一阵期待:我倒要看看,赵氏祖孙在我面前怎么表演!
“谢谢你,我会提防的。”张凡的感激,并没有过多地写在脸上。
若是不沈茹冰告诉他这些,他根本不会预料,每一次跟赵氏祖孙接触时,是有多么的危险!
现在好了,有了警惕性,对方便不易得手了。
为了保险起见,回到家里,张凡第一件事就是把《玄道医谱》取出来,藏到新楼楼顶阁楼上一个秘密的角落。为防意外,他把书从头到尾逐页都拍照下来,制成了一个pdf文件,藏在电脑一个文件夹里。
做好了这一切,张凡依旧每天在医务室坐诊,静等赵氏祖孙有什么行动。他估计,他们很快就会打电话找他。
对于这些暗流涌动,张凡不想告诉涵花,以免她担惊受怕。
涵花并不知情,因此每天高高兴兴地在花圃里育花。
每星期给钱亮酒店里送红苹果的事还在持续着,家里果园的苹果已经落果了,张凡把苹果储藏在地下室,每星期取出二百只,用小妙手摸红了送给钱亮换钱。
日子一天天平静地过去了。
元旦刚过,卫校同届同学朋友圈里发出消息,要搞一次聚会。
张凡一想到要在聚会上遇见由鹏举,就浑身不舒服。本来不想去,但班里的班长董江北对张凡说,张凡你是系学生会主席兼校学生会学习部长,如果不参加聚会的话面子上不好看。
张凡无奈,只好懒懒地去了。
像大部分同学聚会一样,这次聚会并不是班干部提议的,而是由几个家里有钱的同学发起,推举班长董江北组织的,地点在江清市天际大酒店二楼大餐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