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大家频频举杯,喝了一巡。
由鹏举放下酒杯,问道:“张凡,你上次卖壮阳假酒,导致妙峰村的医务室被政府查封。之后,听说你回老家张家埠村了?”
“没错,当了还乡团。”张凡嘿嘿一笑。
“而且,又弄了一个小小的医务室?”由鹏举忘不了把“小小”两字读成重音。
“是的。不过,这和你的工作关系不大呀。”张凡笑道,没有正眼看由鹏举。
“佩服佩服,真是屡北屡战。只不过不知效益怎么样哪?”
由鹏举提起这事,是想叫张凡难堪:张凡你卖壮阳假酒被查封蹲拘留,混得太可怜了!
张凡爽朗一笑:“拜由兄所赐,妙峰村医务室被封了。不过,由兄带人封我医务室的时候,可能没料到吧?我因祸得福,在张家埠干得相当红火,这半年来,也赚了点小钱,把家里的旧房子扒了,起了一幢小楼,花了四、五十万。”
“干得不错呀!半年就赚出个小楼!”
“张凡在学校就不一般,特能吃苦。”
同学们议论纷纷。
由鹏举见第一个回合“完败”,绷住脸色,又问道:
“一个小医务室,半年能赚出来一幢楼?张兄,莫不是又干起老本行卖壮阳酒了吧?”
“哪里哪里!上次被由兄铁面无私查了一回,汲取教训,不敢再卖了。毕竟,再穷也要遵纪守法。是这样,我在开医务室之余,培育了一个苹果新品种,被一家公司定购,所以赚了点小钱。”
“苹果?”董江北问道,“你拉来的箱子里是不是苹果?”
“正是。我今天带一箱来,就是让同学们尝尝鲜。”张凡说着,拉开拉杆箱,取出大红苹果。
“来来来,同学们,每人一只,尝尝鲜。”
张凡说着,把苹果往各桌分发。
“哇!这么红的苹果!”
“绝了!”
“怎么搞的,没一点杂色,通体红透!”
大家每人一只,“咔咔”啃起来,满嘴流蜜,然后不断叫好。
“好甜!”
“像蜜沙罐!”
“这苹果,该卖到国宴上!”
由鹏举见张凡抢了风头,脸色难看地道:“呵呵,出身卑微,好不容易考上卫校,却最终没能跳出农门,又回村当农民了,在乡亲们面前多没面子?张凡,你还不如把苹果园盘出去,过来给我打工。”
“给你打工?你给多少钱?”
“干好的话,分给你干股,工资不算,光分红一年也有几十万哪。”
这一句话,在不少同学心里起了作用,甜甜的苹果已然失去了吸引力,眼里放出羡慕的绿光来。
本桌的几个女同学过来跟由鹏举碰杯,邻桌的女同学也走过来,大家围住由鹏举拉长拉短,媚态十足地向由鹏举示好。
好在今天姚苏没有在场,这帮女同学没有顾忌,献媚献的比较直接了当。
“怎么样?你可以考虑一下。”由鹏举左右都是女同学,倚红偎绿,十分得意地向张凡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