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“我前几天醉驾,票被没收了,哪天鹏举你帮我要回来吧。”一个男同学巴结地给由鹏举倒上了酒。
由鹏举嘴角一挑,“票被没收了?怎么不早跟我说?我跟吴局长打个电话,就一句话的事嘛!”
那个男同学感激地道:“鹏举,拜托你了。”
“没问题!这都是皮毛小事。”由鹏举一挥手,示意那男同学坐下,继续说,“大家听清了,以后,找我办事,要办大事。像学生高考加分啦,犯事儿少判几年啦,进政府当个公务员啦……像这种大事,你找我办,我都可以办。至于驾照被缴了这种小事,一般我都懒得亲自办,支使手下人打个电话给交警大队过去,就搞定了。”
“吱呀——”
大家还没来得及给由鹏举鼓掌,餐厅的门响了一下。
桌上的人都扭头过去,向门那边看。
只见警察局长端着酒杯进来了。
警察局吴局长一身警服,脸上带着微笑,一看就是官场上行走的风云人物,神态自如地走到桌前。
由鹏举忙从座位上站起来,其他人也随之站了起来。
“由公子,来!”吴局长举起杯子,跟由鹏举碰了一下,至于其他人,吴局长是瞅都懒得瞅一眼。
“吴局长,吴局长亲自过来敬酒,太过意不去了。”由鹏举弯腰向前,跟吴局长碰了碰杯,然后一饮而尽,道,“吴局,您应酬多,不必干了,您来一小口,也是对我的最大关怀。”
吴局长微笑着,仰起脖子,把一杯酒全干了,然后杯底朝上示意已经干净,道:“鹏举,这杯酒我必须干了,因为是副市长叫我过来给您敬酒,我哪敢不干?”
整桌的人全都愣了,顿时肃然地看着由鹏举。
“哇!副市长!”
“副市长派警察局长过来敬酒!”
“这得多大的面子!”
“没办法,人家由家在江清势力特大!”
由鹏举脸上乐开了花儿,假装谦恭却又暗藏牛逼地道:“副市长百忙中还挂记着我由鹏举,请吴局长代我给副市长问好,一会儿,你那边喝得差不多了,我过去给副市长敬一杯酒。”
吴局长眼里充满了敬佩地道:“鹏举,你真是年轻有为呀,副市长眼光没错,对你赞许有加。将来,你在江清市肯定大有作为!”
“呵呵,吴局长,你这么说,让我无地自容了。”由鹏举精神都快飞天了,一万分的得意,全部写在了脸上,不过,他在百忙之中,还忘不了狠狠瞪了张凡一眼,那意思是说:小子,怎么样?什么叫牛逼?这下子见识了吧!
这一眼,被敏锐的吴局长偷偷看在眼里。
吴局长是个场面老手,对人际之间的细微关系看得一清二楚。副市长让他过来给由鹏举敬酒,这既说明副市长没把他这个吴局长当外人,也说明由鹏举跟副市长的关系非同一般,因此,巴结好由鹏举很重要,巴结不周到的话,被他在副市长面前说一两句坏话,会坏了前程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