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“搞错了?”吴局长一愣,“不是副市长叫我过来给由鹏举公子敬酒吗?”
林处长现出一脸无奈,苦笑了:“吴局!刚才在包间里,我对副市长说,张凡和由鹏举是同届同学,正在大餐厅聚会。副市长说,吴局,你过去代表我给他倒杯酒。”
“对呀,副市长是这么说的,所以我就过来给由公子倒酒了。”吴局长一脸懵逼。
“你怎么还不明白呢,副市长说的‘他’,是指的张凡同学,而不是由公子!”
“这……这怎么可能?你没搞错吧,林处?”
吴局长已然明白自己搞错了,脸上顿时涨红起来,尴尬得不成样子。
“我怎么可能搞错!这不,你刚出来,副市长又对我说,叫我也过来给张凡敬酒,还说,那天在中医院,张凡为江清市做出了重大贡献。”
林处一边说,一边把脸转向张凡,问,“小凡,中医院的事,是怎么回事?”
“没什么!一个外商快死了,我把她弄活了而己。”张凡轻松一笑。
我真特么瞎眼了!吴局长差点仰倒,后悔不己:我是有眼不识泰山,错把狗屎当美餐!真神原来是这位张凡哪!
这事要是被副市长知道了,岂不坏事?
而且,我刚才明显地训了张凡一顿,他岂能不记仇?
吴局长当了这些年局长,一屁股事儿,根本揩不干净,要是张凡在副市长面前再凑几句火,后果不堪设想……
吴局长又紧张又尴尬,快哭了,躬身对张凡道:“张先生,真是对不起,真是对不住!刚才……”
张凡一挥手,笑道:“没什么,我不会往心里去的。”
吴局长转到张凡身边,身形矮了不少,恭敬地拿起酒瓶,给张凡倒上酒,回身对林处说:“林处,我们一起给张先生敬个酒。”
两人一左一右,把酒杯放得低低的,碰到张凡酒杯的底部。
吴局长的声音像新媳妇见了公婆,“张先生,这杯酒我敬你,为了你对江清市做出的重大贡献。你真是神医,江清市独一无二的神医!你是江清市的骄傲。来,我先干了,您是医生,您喝多喝少都是给我面子!”
说完,一饮而尽。
林处长也跟着喝了半杯,对张凡说:“你们先喝着,一会儿,副市长那边跟客人说完话,还要亲自过来给你敬酒呢。”
吴局长狠狠地看了一眼目瞪口呆的由鹏举,道:“由公子,你们这是同学聚会,我也不宜插话,但有些事情,做人还是要低调一些,不要老是把自己的家世拿出来显摆,要向张凡同学学习,这样发展才快。”
由鹏举脸上像猪肝,红得发紫,一句话说不出来。
林处不屑地看了由鹏举一眼,对张凡道:“有些人,拉大旗作虎皮,你别跟他们一般见识。”
吴局长又道:“张先生,这样吧,哪天我做东,和林处长一起请您。”
吴局长和林处告辞而去。
全场同学一时都有些抹不开这个弯子:刚才还被踩踏如狗的张凡,突然之间,连警察局长都要向他赔不是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