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今天上午,周韵竹从车行提了一辆七座雪佛兰商务车,自己开着,秘书另开一辆车跟着,二车直奔张家埠。
爆炸发生后这些天以来,知道张凡没车用,周韵竹心疼得吃不好睡不香,几次打电话让张凡过来,让他挑辆好车,张凡都借口推脱了。
她决定先斩后奏,买了再说。
周韵竹明白,张凡的经济实力有限,家里又刚刚盖完楼,买辆像样的进口车有困难,而张凡的性格,又十分低调,开个奔驰宝马什么的并不情愿,想来想去,她便选中了这款四十多万的雪佛兰商务车,经济实用,亲自开着送到张家埠。
周韵竹进村后,找到张凡家,把车停在院外,自己走了进去。
张凡妈妈正在家里做饭,听见敲门,开门一看,门外一个水灵灵、很有气质的小媳妇站在门外,那一身打扮,比镇里的女镇长高贵多了。
妈妈早就察觉到不少女人跟张凡有联系,所以十分警惕地问:“你……是找张凡?”
“是的。张凡在家吗?”
“他跟他媳妇去市里了。”张凡妈妈见周韵竹这么漂亮,没有男人见了不喜欢的,担心儿子跟她有什么关系,所以在话里故意强调张凡是有家室的人。
周韵竹何等敏感的一个女人,怎么能听不出张凡妈妈话里的口气!
她不禁脸上微微一热,有些心慌,解释道:“我认识张凡,他是我女儿的救命恩人。”
这样一说,老太太才松了一口气,疑团尽释,忙热情地往屋里让,“快进来,进来喝口茶。”
“不进去了,阿姨,我是给张凡送车的,这是车钥匙,车就停在院门口呢,我走了。”
说着,把两把车钥匙塞到张凡妈妈手里,便转身走出院子,钻进了秘书的车里。
张凡放下手机的时候,表情相当不自然,担心地看了一眼涵花。
涵花一听有女人给张凡送车,马猜得八九不离十:一定是那个姓周的女的送的。
她同样不自然地笑了一下,腔调有些变调:“没关系,人家给你送车,是好事。我想让别人给我送车,还没人给我送呢。”
张凡一听,涵花这是明显犯酸了。
想解释,又怕越洗越黑,便索性不解释了。
两人离开车行,一路没有什么交流。
回到家里一看,果然是不错的一辆七座商务车。
妈妈抚摸着崭新的车身,连声道:“真是个好心人,送小凡这么好的车。”
涵花轻轻拍着车身,既喜又忧,心里不断地翻起问号:这个周韵竹怎么可以对张凡这么好?难道仅仅是报恩?
张凡表情比较尴尬,不断偷看涵花的脸色,心里有一百个鬼在跳动:涵花会不会往那方面想?我和周韵竹的事会不会漏馅?
涵花和张凡各怀心思,但都不说破。
接下来的几天,两人的关系有些微妙:表面上客客气气,但心里像是隔了一层膜。
夜里睡觉时,涵花也不似以前那样热心做人,而是默不作声地躺下就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