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而另外几名西装大汉,一看就知道是便衣警卫,他们比起卫兵来,更显得凶猛了几倍,个个眼神如焰,鼓鼓的肌肉,从西装的外表也看得出来。
从他们的表情来看,这些西装便衣警卫,都是身经百战从死人堆里爬过的顶尖高手。
张凡在楼前小停车场停下了车,跟来的那个警卫把他们送到楼前,卫兵放他们进去。
楼内并没有什么豪华的装修,但大方的格局,却是使人产生肃穆的感觉,比起那些土豪金的装修,这里透出高贵阶层的庄严感,令来访者有一种自我矮化的感觉。
两人在孟老秘书的引导下,来到肃静的走廊尽头,一间宽敞明亮的房间。
孟老早就站在门口迎接,见到张凡后,忙伸出双手跟他握手,热情地嚷着:“神医来了,神医来了,我孙女厉害,出马就把神医给请出来了。哈哈哈哈。”
张凡从孟老肩头向后看去,不禁一愣:站在孟老身后的大个子,竟然不是别人,而是巩梦书!
巩梦书抢前一步,紧紧地抱住张凡,摇晃着:“张凡,没想到吧,我们在这个场合见面了。”
孟老捋着,哈哈笑了起来,对巩梦书和他身边的夫人道:“怎么样?我说的准吧,我孙女一出马,神医立马就到。”
巩梦书的夫人,一个华贵雅致的妇人,伸出柔软的手,跟张凡握了一下,说:“张医生,辛苦你了。孟老已经跟我们介绍了你的神医技术。”
“哈哈,巩夫人,我跟你介绍的,都是皮毛,张医生的神术,你亲眼一见,才会惊叹的。”孟老得意地说道。
坐下之后,闲聊几句,张凡道:“巩老师,我做梦也没想到您和孟老竟然是老朋友。”
巩梦书看了孟老一眼,道:“我巩家和孟老家是世交,我父亲和孟老是换过帖子的拜把兄弟。这次,我儿子得了病,孟老极力向我推荐你,这不,我父亲就带我们一家来这里了。”
“那么,令尊大人和令公子呢?”张凡问道。
“他们都在理疗病房里,一会我们一起过去。”巩梦书道,“不过,我父亲对中医不是特别相信,另请了几位专家给我儿子会诊,所以……”
张凡大度地一摆手:“没关系,没关系,我不会在意的。不论是中医西医,大家的共同目标是治好病人的病。既然西医专家请来,多听听他们的意见,肯定有好处,中医西医互相取长补短嘛。”
孟老插话道:“哈哈,我跟巩老说了,他请来的西医专家,恐怕只是个摆设,没用的。张神医来了,手到病除,包好的,包好。”
张凡谦虚地道:“孟老总是鼓励我!我哪有那么神!”
“张凡,你可不要谦虚呀!上次在中医院,要不是你妙手回春,我这把老骨头就交待了,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哪。”
孟老始终念念不忘上次在中医院里发生的事,当时孟老哮喘引起了休克,张凡力排众议,轻松将孟老救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