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时间一点点过去,刚过十二点,孟津妍发来微信:“来不来?不来说一声,我先睡了。”
这样催促,张凡只好回道:“马上到。”
起身悄悄出门,穿过走廊,沿安全梯来到四楼。
刚要敲门,门己开了。
原来孟津妍躲在门后听见脚步声打开了门。
灯光之下,孟津妍穿一件宽袖白衫,妩媚多情,像一朵夜百合。
张凡不禁深看了几眼,问道:“到底什么事?”
孟津妍轻笑一下,低眉道:“别想多了。我是找你给我治治病。”
“治病?这深更半夜,是要我给你治相思病?”张凡嘻笑道。
“相思你个头。我担心大白天的,被别人看见!”
“到底什么病?还怕别人看见?”
“哼,装什么?你还不知道我有什么病?还不是娘胎里带来的那个病?”
孟津妍说着,愤怒地拍了拍自己的后臀部,“就是这儿!”
噢,恍然大悟:原来,孟津妍是要我给她治那块青胎记呀。
两人第一次在孟宅见面时,张凡就发现了她之上这块有碍观光的大胎记,孟津妍说过,为这个胎记从来不敢穿露臀裤和三点式,这成了她的一块大心病。
张凡若是能替她把它去掉,也算是功德不浅,还了她的人情。
想到这,他走过去,坐在她身边,问道:“不怕疼?”
“疼死也比丑死强,你就治吧。”孟津妍一副视死如归的气概。
“那,你躺下吧。”
孟津妍脸红低首,忸怩一下,侧身躺平,用手支着头,乜斜眼瞟了张凡一下,现出一股风情,轻声道:“快治吧。”
张凡心跳慌乱,眼前娇美小媚娘,又是夜深人静时,怎能让人没有想法?
下面,怎么办?若是自己率先动手,会误导了她,引得她主动缠上来,恐怕他没那么大的抵抗力。
犹豫了一下,便道:“我的孟大师父,你的胎记没有露出来呢,让我怎么治?”
孟津妍把腰一扭,杏眼含春嗔怪道:“你没长手?”
我去,这……这是让我替她解开衣裤呀。
张凡手背冒汗,呼吸也有些沉重,看着眼前细腰翘臀,不敢下手,万分为难,喃喃道:“孟大师父,我……我不善解人衣!”
“笨蛋!”孟津妍轻轻骂一句,伸手到腹前,解开皮带扣子,双手把裤腰往下褪了一褪,露出圆臀上雪白一段肌肤,上面一块青色胎记赫然在目。
上次张凡为她治疗扭伤时顺便观察此胎记,当时便断定属于娘胎内受惊风毒所致,青胎皮里肉外,绝非一般的色素沉着那么简单。
他伸出右手小妙手中指,轻轻在青胎上一点。肤面滑腻异常,几乎无一丝一毫在皮肤上,不禁暗叹:这死丫头,怎么保养的,生得这么好的皮肤?若是没有这块胎记,几乎十全十美了。
中指向皮肤上一压,弹性极好,按出一个凹坑。
抬起中指,凹坑迅速平复,而青色略有减轻。